返回

催眠后视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催眠后视镜】(5):我的好帮手王鹏,搞定大小麻烦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作者: derksen

    字数:7704

    2019/09/30

    催眠后视镜:我的好帮手王鹏,搞定大小麻烦事

    自从有了王鹏来帮我开车之后,不知怎的,遇到一些麻烦总是能迎刃而解。请记住邮箱:ltxsba@gmail.com 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比方说之前

    其中一个法人股东派任的代表董事,因为身为创办人的女儿,在公司里总是十分趾高气昂,

    以一种身分尊贵的角度对我颐指气使的,甚至在我的办公室里教训我,有时候很是难受。但

    自从王鹏来了之后,她现在每个礼拜来公司巡视时,总是在我办公室里像条母狗一样跪着,

    让我的司机王鹏操她的穴,就算我此时朝她脸上吐口水,她连一句话都不敢吭声,只是让王

    鹏操的那对五十岁后下垂、垂到奶头贴地的两只肥奶晃啊晃,像条母狗一样唉唉叫,真是痛

    快极了。

    又比如今天跟重要的客户吃午餐顺便谈续约-这个客户非常难搞,因为对他们公司来说

    ,这业务不过是他们公司不那么重要的一个事业子体,偏偏身为这事业处代表的这个肥婆不

    知道哪跟筋不对,一年才几千万的合约,竟然都要给我议价议到几千块也要砍!每次就为了

    那几万块的合约金而折腾好几个礼拜,有的时候还会编造我曾经在去年的某个时候答应过她

    可以逐年调降之类的谎话试图朦我。

    因此这天中午王鹏载着我跟她一起去附近的日本料理吃饭时,我太阳穴真是隐隐作痛,

    只是没想到她整个午饭过程没多说什么,我想带起合约相关的话题都被她漫不经心地敷衍过

    去,只是一直问我王鹏去哪了,要我们赶快吃完回公司。一回到办公室,她就伸手一把握住

    王鹏裤裆那一包,用她肥厚的嘴唇吻起了王鹏的颈子,接着就把他的裤子给脱了、也把自己

    脱个精光,只留下肤色裤袜跟底下的丝质黑色内裤。王鹏看到她虽然肥满、却也有着g罩杯

    的暴力身材,老二也是老老实实地起立准备工作,真是辛苦你了啊,王鹏。

    说是肥婆,其实也只是我跟她个人恩怨,导致我对她充满歧见;虽然身高一米六、六十

    公斤的体重确实胖了点,但她东欧混血儿的脸蛋加上白皙到一发情就透红的肤色,以及那对

    豪乳、肥臀,谁能说不是美人胚子?只是没想到她的自尊这么 容易放弃,竟然就在我面前用

    舌头帮王鹏清理起包皮垢了,王鹏的阴茎特别大,自然包皮垢也就要比一般人多,她花了好

    大的工夫才吃干净、吃的津津有味。吃干净后便自己像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高高翘起那副

    38吋的巨臀,自己一手一边拉开黑紫色像两片肉干的小阴唇,要王鹏对准穴口插进去。

    「喔喔喔喔~」王鹏一把龟头塞进那个已经松得任何正常男人都填不满的穴口,肥婆立刻发

    出诡异的欢呼声。接下来王鹏每顶一下,她就跟着『喔』地叫一声,嘴唇也张开成『o』的

    形状。王鹏这么操了几分钟,这肥婆竟然一点都不能忍、马上就高潮了,阴精泄了我办公室

    地板都是。

    「 恰尼可娃小姐,您觉得我的司机帮您做的矫正子宫服务如何?」我蹲在这个肥婆面前,伸

    手抓着她的下巴问。

    「啊啊...啊啊...呼呼...呼呼...」不知道是不是舒坦的脑袋瓜都白了,这肥婆眼神空荡荡地看着

    我,一句话都答不出来。

    「既然妳不回答我,那今天就到这吧,我待会送妳离开吧。」

    「啊啊,不行,我...我...想要...想要...」肥婆一边说,一边屁股轻微地颤抖,似乎高潮还没

    结束呢。

    「副总,这位尊贵的太太的子宫降了下来,吸着我的龟头呢,您觉得,我是否可以帮这位女

    士开宫呢? 」

    「 恰尼可娃小姐,妳想要吗?」为了尊重当事人的意愿,我一个字一个字念清楚,深怕她跟

    之前签了约不认帐一样假装没听清楚,硬要逼我撤掉合约重谈。

    「啊兮...啊...啊...要...快...进来...怎样我都愿意...」肥婆的痉挛总算是停了一下,勉强地用力

    点点头。

    「那么副总,我要上了。」王鹏一说,边双手掐着肥婆两坨饱满的屁股肉,一口气把龟

    头对着她的子宫颈一塞,或许是这中年肥婆生育过的关系,王鹏豪不费力力地通过了她

    做为女人最后一道防线,顺利地把龟头探进了子宫、然后就是半截阴茎全进了她待会要

    被灌满精水的肉壶里,只是没想到王鹏才一放进去,她又再度高潮了起来,不断因为高

    潮而抽动夹紧的子宫似乎把王鹏的肉棒给掐得血液循环不良,让王鹏得脸色有点难看。

    接下来王鹏更是辛苦,因为这肥婆不知道是不是平时不大运动,现在就像条死鱼一

    样趴在地上让王鹏操穴,王鹏只好换个姿势,骑在她屁股上像骑条母马一样摆动起腰来

    ,每操一下,肥婆就『哼』地吭一声,似乎是早已虚脱,这是最大的反应。直到王鹏这

    样连续干她干了十多分钟,开始在她子宫浇灌热烫的精浆时,她才像被烫到一样突然醒

    了过来「喔~」地大叫一声,然后翻了白眼,昏了过去。

    等到她再度醒过来后,便主动要我把合约拿来给她签字,一句话都不说、完全不砍价就

    签了合约!她一边翻着合约找到各个需要代表签名的地方用万宝龙的钢笔签名,一边吸吮着

    王鹏沾满精水跟淫液混和黏液的肉棒。她签完之后,虽然还意犹未竟,但我便以公司还有事

    情当借口,硬是送她离开了。

    「真有你的,王鹏,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让那个阴险的女人签字了。」我用力拍了拍王鹏的肩

    膀,感谢他帮我教训了一顿我们的大牌客户,让本来要把我们合约大砍假的她回心转意,半

    毛不砍。

    「举手之劳而已,不对,举屌之劳啊,副总,只要被我开宫灌精之后,这辈子就会对我言听

    计从,所以不只这次续约,只要之后负责的对口都是刚刚那个骚肥婆,肯定都没问题的。 」

    王鹏得意地解释着。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刚刚真是委屈妳了,这肥婆老是这样予取予求,去年我们部门的小

    伙子被她带去住宿的酒店上下其手,还逼小伙子帮她洗内裤,害那个小伙子隔天就再也不来

    上班呢!这次真是辛苦你了,看晚餐要吃什么,我请你。 」一想到上次的事情我头就疼,那

    小子被吓得再也不敢来上班,业务都不交接,害我得忙那些杂事忙了一个多月才能交办出去

    给新来的员工。地址发布邮箱 ltxsba@gmail.com

    「不需要这么客气,副总,您对待我就跟家人一样,光这点王鹏就已经非常感谢您,不求什

    么回报。 」王鹏微微弯腰,非常客气地对我鞠躬谢绝我的好意,他就是这么一个谦虚又守分

    ,面恶心善的好人啊。

    「不然这样吧,明天起你就别挂司机头衔了,就来当我的特别助理吧,也帮你加薪三成,以

    后就不用去那个小小的司机休息室待命,明天起我叫总务在这边给你弄个桌子,就在这边待

    命就可以。 」

    「那真是谢谢副总了。」王鹏一个高兴,竟然九十度弯腰跟我鞠躬,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别这样说,今天起就叫我徐哥就行,不用那么见外。」

    「这太不好意思了,副总,我王鹏毕竟出身卑贱,没念过什么书,跟您称兄道弟的太寡廉鲜

    耻,还是叫您副总吧,这两个礼拜叫惯了,改不了口。 」

    「好吧,就暂时按你习惯吧,哪天习惯了,叫声徐哥就行,别见外。」说完我给家里拨了通

    电话,交代刘太太准备好王鹏最爱吃的大牡蛎、龙虾这些海鲜,准备好好庆祝一番,没想到

    电话刚挂,竟然又响了起来。一看电话,竟然是昱晴的班导师,我还没接听,就开始冷汗直

    流-因为要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我女儿们念的那间贵族学校,是不会没事叨扰家长的!

    「你好,是徐昱晴的父亲吗?」小女儿昱晴的班导师以那个耳熟的娇嗔嗓音说着话,虽然声

    音这么令人疼爱,但我却紧张得要命-明明是间企业的副总,却为自己女儿的学业小心翼翼

    、忐忑不安。

    「是、巩老师,怎么了吗?是不是昱晴怎么了吗?」我焦急地问着,想必另一边也听出我的

    焦躁不安了吧。

    「徐先生,您好,我今天在做班上几个学生的临时家访,想跟您确认一下晚上在不在家,要

    到府上叨扰。 」巩老师用有教养的口吻询问着,让我放了一半的心,至少不是昱晴出了什么

    大事。

    「这样啊,刚好我今天会提早回家一趟,不然我顺便去接老师您,如何?」

    「不用麻烦了,班上刚好有两名学生住在您的社区,我待会要去另一位同学家,结束后要过

    去府上打扰时,在跟您联络吧。 」说完,巩老师便挂了电话。

    稍微整理公文,到了傍晚五点我便要王鹏载我回家,这几个小时我可是度日如年-虽然

    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但依洁念了五年,从未遇过她的导师要安排什么临时家访,到底发生了

    什么事情需要这样突然在周四到访,让我十分担心,没想到在要开下社区停车场时,刚好看

    到巩老师从b座那边走了过来。

    「巩老师,」我对穿着一席米白色连身长裙、直到腰系的长发飘逸的巩老师招招手,要王鹏

    开过去载她。 「我载妳到我们c座吧,省的走一段路。」

    「徐先生,」巩老师看了王鹏一眼,虽然只有一秒左右的瞬间,但她确实露出了反感的眼神

    ,像是王鹏的长相令她作呕似的。 「这次家访我得要考察府上住居环境,所以我就从正门进

    去,看看c座这边的环境,不劳烦您了。 」巩老师说完,就转身走向警卫室了。

    「哼。」王鹏不知道是不是发现自己被白了一眼,似乎相当不爽,从后视镜看到王鹏露出相

    当凶恶的眼神,虽然也只是那么两三秒的时间,但王鹏那眼神的恶意似乎想开车把巩老师给

    撞翻似地。

    看巩老师不领情,我只好要王鹏开回地下停车场,跟着我回到家中。刘太太已经准备好

    晚餐,我便要王鹏先吃,自己留在客厅等巩老师过来。帮巩老师开了一楼的电磁锁后,我坐

    在客厅沙发上简直像是等待死刑宣告一样紧张。昱晴这孩子,从小都十分乖巧、功课虽然没

    有顶尖,但也从不怠惰,没有老师抱怨过,到底怎么了,今天导师会安排特别家访呢?过了

    像一个小时那么久的一分多钟后,巩老师终于按了大门口的电铃,电铃奏起萧邦的小狗圆舞

    曲。

    「巩老师,请进,请进。」我一开门,刘太太便过来放下全新的室内拖鞋,巩老师脱下棕色

    漆皮尖头玛莉珍鞋,拎起室内拖鞋仔细地检查过后,套上自己裹着白色丝袜的双脚,随着我

    的引导走进客厅。但巩老师先环视了客厅、饭厅等起居空间,似乎在确认着什么,然后看到

    了正在餐桌上扒着饭配着海鲜佳肴的王鹏,再度露出了刚刚在车道外遇到时的嫌恶表情,只

    是这次不只是那一秒两秒,那个像是看到秽物的表情就这样一直挂在她脸上。

    「徐先生,」巩老师没等我招呼,就坐了下来。 「贵千金的学习状况你觉得如何?」巩老师

    以一种冷漠的语气问我。

    「昱晴她...功课虽然不特别好,但考试成绩一直都中上,没给我操过心。」

    「确实如此,只是本周的晨间考试全都缴了白卷,你可知道?」巩老师瞪大眼问我,二十多

    、快三十岁的年轻脸蛋,两颊还有着些许的婴儿肥,画着时下流行的粉嫩妆容,这么一质问

    ,竟然让我心跳加速。

    「这...怎么,可能呢?昱晴她上周末回家,还特别去图书馆用功呢,怎么会....」

    「哼,」巩老师明明只是个二十几岁,甚至尚未结婚-我这才注意到,她无名指上戴着婚戒

    ,好吧,到上个月还没结婚的年轻女性,不过是个刚毕业几年的资浅教师,竟然用这种口吻

    对我说话,但我此时不但一点怒意都没有,倒是十分慌张,因为那哼的一声像是还有后续,

    我只能两腿发软地等着她说完。

    「那徐先生您肯定不知道,贵千金这几天晚上不睡觉,竟然在宿舍的床上用双腿夹着枕头,

    做些不知羞耻的事情。光这件事情,就足以让她退学,更不用说-」

    「更不用说?」听到刚刚的内容,我已经快要吓昏了,没想到还有。

    「更不用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巩老师从香奈儿包里掏出一本杂志,我的天啊,昱晴竟

    然带杂志去学校,那可是这间寄宿学校的违禁物啊,学校不允许学生看指定读物以外的杂书

    的。

    「这是本...杂志?」因为书的封面朝下,我看不清楚是什么书,巩老师注意到了,便把书翻

    到正面-我一看,眼前一白、就要昏过去了,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

    那是一本美国的色情杂志,封面上一个精壮的男人露着勃起的粗壮下体,让眼前的女人

    跪着舔他的子孙袋。天啊,带这种书去学校,昱晴在想什么?更不用说她到底哪里弄来这本

    书?

    「徐先生,您有什么想说的吗?」巩老师用那娇嗔的声音严厉地诘问着我。

    「这...巩老师,我家昱晴一直都很乖的,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虽然证据摆在眼前,但我只

    能努力辩解,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理由,否则昱晴这样肯定被要求转学,而且可能连累到她姊

    姊。

    「误会?哈,怎么可能有误会。」巩老师站了起来,指着在饭厅吃饭的王鹏,「我本来也不

    相信一直都表现良好的昱晴怎么会干出这些事,心想可能青春期到了,如果父母疏于教导,

    家访时特别叮嘱家长多加注意,也就算了,但看到这恶心的东西,身上带着劣等染色体的次

    等人类竟然可以在府上出入,还平起平坐,看样子家教是从根本上就烂了,不连同她姐姐一

    起开除,坏习气蔓延到其他同学身上就糟了。 」

    我看着王鹏,明白自己因为今天一时兴头上给忘了,犯下了大错。王鹏虽然被我拔擢为

    特助,但看他在便宜理发店剃的小平头??、穿着廉价的衬衫,最重要的是那尖嘴猴腮的面貌,

    还有毫无教养不断发出噪音的吃相,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有教养的人,让校方知道了确实会有

    坏印象,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完了!过几天我肯定会被整个董事会的人『另眼看待』,副总

    的位置不保都有可能。

    「看样子你明白了,徐先生,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没有的话,就在这边签字吧。」我沮丧

    地把那两页定在一起的文件拿到面前,果然是自愿要求转学的同意书,巩老师又从包里的文

    件夹拿出另一份,这份上则是写着依洁的名字。

    「巩老师,难道不能有什么转圜的余地吗?我再多捐个一百万如何?」巩老师毫无兴趣地摇

    了摇头,我本打算问能不能给她一些『好处』让她帮忙美化一下报告的内容,但心想这可能

    反而让她向校方告状我试图行贿,可能使事情更加无法挽回,便把已经到了喉头的话给吞了

    下去。

    「这...我真的签不下去,我...我...」我拿着钢笔,手不停地颤抖,感觉到自己中年男子的眼

    泪在眼眶里打转。乖女儿啊,妳到底怎么了,怎么会瞒着爸妈干这种事啊!

    「徐先生,如果你对我刚刚报告的内容没有意见,就快签字吧,这学期的学费退还给您,赶

    紧帮两位女儿找间愿意收留她们的破学校吧。 」

    在我签名的时候,感觉到冰冷的泪珠滑下了我左边的脸颊,我已经多久没有这么难过了

    ?公司政治的权力斗争都没让我感到这么委屈过,生不出儿子被家族长辈消遣我也都笑笑听

    过就算了,没想到竟然得签名『同意』女儿因为品性不佳被开除学籍,对,同意书上就写着

    『品性不佳、行为不检』的理由。两份同意书都签完之后,巩老师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地收

    好文件,径自起身准备离开。

    「老师您好,多坐一下吧,不急啊。」王鹏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完了,一声不响地来到了巩老

    师的身后,脸上还挂着一副眼镜,只是这副眼镜似乎破损了,镜片满是裂痕。王鹏站在巩老

    师跟玄关之间,张开双手挡住巩老师,不让她离开。

    「做什么你?畜牲,恶心的东西,给我...滚...」巩老师看见了王鹏的眼镜,露出困惑的表情

    ,「是王鹏啊,奇怪,我怎么会说是王鹏,王鹏是谁?」巩老师愣在原地喃喃自语。

    「是啊,我是王鹏,巩老师妳是不是忘了什么啊?」王鹏把脸凑过去巩老师面前,跟她双眼

    对望着。

    「忘了...什么?没有啊,好臭啊,你这...你这...」王鹏把自己的裤子给脱了,已经半充血地

    勃起的阴茎,就这样挺立在巩老师的面前。 「这什么东西,又脏又臭,可是我...好热,好像

    应该要,要做什么呢? 」

    「这是我王鹏的大肉棒啊,巩老师,妳不记得了吗?」王鹏拉着巩老师洁白纤细的右手,引

    导她握住跟她手臂一样粗壮的肉茎,巩老师便露出一脸如痴如醉的神情,看着王鹏尖锐的像

    蝎子尾刺形状的龟头。

    「忘了,这是...这个要...」巩老师再度露出一脸疑惑的神情,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裙底,按着

    自己的股间。 「这个是要...放进来...下面...是吗?」说完话,巩老师把长裙从下而上撩起,

    脱了下来,露出底下如冰雪般无暇,胸前、大腿却透着淡蓝色静脉的洁白肌肤。被白色法式

    胸罩托着的双峰,可以看见蕾丝布料下桃红色的乳晕。王鹏靠向巩老师,双手环抱着她,绕

    到背后帮她脱下胸罩,向竹笋般的双乳便跳了出来。

    跟巩老师身高相仿的王鹏低下头吸吮着樱桃般精致小巧的乳头,右手刚刚好整个握住她

    的乳房,另一只手则伸向巩老师的下半身,把白色裤袜连同跟 内衣成套的蕾丝内裤向下一拉

    ,露出耻丘上一小片淡淡的阴毛。王鹏继续往巩老师的两腿之间探索,将手指伸进巩老师两

    条软嫩大腿的根部之间。

    「巩老师,妳都湿透了,要怎么办啊?」王鹏用沾着湿黏透明液体的手捏着巩老师精致的下

    颚,把她彷徨的脸庞抬起来与王鹏戴着破裂眼镜的视线交接。

    「湿了...要放进去...子强说的...不放进去...不行...」巩老师一手摸着自己的股间,一手摸着王

    鹏的子孙袋,但就这样抚摸着,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来,巩老师,让王鹏来帮忙吧。」王鹏一点一点轻轻地推着巩老师,让她一步步往后退,

    退回沙发旁、就这样跌坐在沙发上,让王鹏顺势一推,就躺在沙发上。接着王鹏便把她的左

    脚从白色裤袜拉了出来,便可顺利地分开巩老师的双腿,露出粉红色的稚嫩阴唇,这跟我大

    女儿是一样纯洁无瑕啊!

    「巩老师,喔唷,您结婚啦?」王鹏把刚刚勃起后从包皮翻开来,冠状沟满是包皮垢的龟头

    抵着巩老师的大阴唇时,才发现巩老师的手上戴着婚戒。

    「结婚...还没呢...子强才刚求婚...还没订喜酒呢....」王鹏把龟头抵着巩老师的穴口,跟上次

    帮依洁开苞一样,用龟头按摩着巩老师的阴唇,过了一两分钟,巩老师本来白嫩的脸庞开始

    泛起了害臊般的羞红。

    「啊...下面...好热...王鹏,你快放进来,王鹏...是谁?」巩老师的表情依然十分恍惚,前言接

    不着后语的。当她还在反覆说着这句话时,王鹏便把腰往前一顶,整个龟头就一口气没入了

    巩老师的肉穴里。从未经历过这般扩张的小阴唇被撑了开来,变成有如一个圆圈般的形状,

    巩老师的嘴也张得老大,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

    「要...坏掉了...子强...轻点...」巩老师似乎精神状况不太好,把王鹏误认成什么人了。王鹏也

    没理会她,开始缓缓地用一、二、三的节奏,抽送起把巩老师撑得喘不过气的肉棒,在那稚

    嫩的有如少女的紧致性器里动着,或许今天过后,就会松得有如中年妇女了。

    「啊...子强,怎么变得这么,这么强壮,」巩老师眼神迷茫地看着王鹏,眼神中似乎充满爱

    意。

    「巩老师,我不是子强,是王鹏啊。」王鹏把巩老师压在沙发上,双手把她竹笋般的奶子掐

    得变形,掐得都发红了,腰部用力摆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把巩老师在沙发上顶得一晃一晃

    地,头还撞到一旁的我的大腿。

    「王鹏...是谁...王鹏....」巩老师一边被肏着穴,一边抱着自己的头,试图想起什么。 「王鹏

    ...是...想不起来...」王鹏把自己的嘴凑上了巩老师涂着粉色唇蜜的小嘴,将自己臭气烘天的

    舌头给伸了进去,舔着巩老师玲珑娇巧的舌头。

    「嗯嗯、呜呜,」巩老师想说些什么,但嘴一时被王鹏给堵住了,「啊...这就是王鹏吗...王

    鹏,好厉害,我...我..」巩老师突然夹紧双腿,把王鹏的臀部给勾住,还用小腿肚顶着王鹏

    ,让王鹏更用力地插向她的阴道深处。

    「这是什么感觉,怎么会这样,我要喘不过气了,我,我,我,呼,啊...啊...」巩老师头往

    后一仰,两眼翻白,被自己从未体验的强烈高潮给搞晕了。

    「呼,我肏,这婊子一脸高傲,没想到也是花心会吸的骚屄一个啊,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啦

    。 」王鹏屁股往后一扭,将几乎整根肉棒都抽出了巩老师体外,只剩龟头还被胀起的小阴唇

    包覆着,然后便快速往前一顶。

    『啵』的一声,巩老师从未被人触碰过的肉壶深处被王鹏给顶开了,刚刚昏了过去的巩老师

    被这堪比高潮的兴奋感刺激到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王鹏。

    「你...是谁...不是,子强...除了子强,我谁都不嫁的,人家要当子强的新娘,给他生对可爱

    的儿女,白头到老...恩恩 爱爱...」巩老师边说着,边陷入自己的梦想中,似乎完全忘了眼前

    正继续努力肏着她子宫的王鹏。

    「啊,要射啦,巩老师,妳没有被未婚夫浇灌过的子宫,王鹏要达阵喽,妳什么时候危险

    期啊? 」

    「危险期?这几天,子强你有带套,不用担心,快点舒服,弄到射吧,你弄得我好舒服,

    嗯,你也要舒服。 」巩老师眼神迷蒙地看着天花板,似乎还沉浸在自己脑海里的幻梦。

    「巩老师,我是王鹏啊,我现在要射进去了,我可没带套喔,来了,哇肏,巩老师你的内

    穴太紧了,我会被吸干啊,哇喔,呃! 」王鹏像是突然措手不及地被榨出精来似的,急急

    忙忙往巩老师子宫深处一顶。这么一顶不知道是不是太用力了,我都可以看到巩老师的小

    腹被顶的浮起一个小丘。

    「什么?你是谁!哇~你在干嘛,放开我!变态!」巩老师被这么一顶,不知道为什么突

    然很激动, 挣扎着要把王鹏推开,可是王鹏深入她子宫内的龟头冠状沟被子宫颈给勒住,

    根本不可能这样 挣扎就松脱,必须等王鹏射精完、肉棒半软后才有可能退出,否则就得像

    上次那样靠王鹏硬扯才有可能。

    「哼哼,肏你妈狗眼看人低的婊子,妳也就现在可以哭喊了,我现在正在妳准备受孕的子

    宫里灌精呢,等妳的子宫被我滚烫的精水浸满...」

    「放开我!强奸!徐先生你在干什么?救我,快叫警察啊!我不要...我不...我要,对,帮

    王鹏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巩老师突然态度大变,双手环抱着王鹏的颈子,主动把嘴唇

    凑了上去,伸出玲珑可爱的巧舌,伸进王鹏的嘴哩,舔舐着他积满齿垢的黄牙。

    「巩老师,我是谁啊?」王鹏推了推自己破裂的眼镜问道。

    「你是王鹏 老公,大肉棒的王鹏 老公。」巩老师用娇嗔的口气回应,给王鹏的脸颊一个吻

    ,摸了摸王鹏膨涨如婴儿拳头般大的阴囊。 「大蛋蛋的王鹏 老公,比陈子强那个小鸡鸡小

    蛋蛋的舒服一百倍呢。 」

    「王鹏 老公,多射点进来,人家这一两天排卵,好想要啊。」巩老师抓着王鹏半软还在她

    体内的肉棒,轻轻地抚摸着王鹏肉棒的根部。

    「可是巩老师,这样会怀孕的。」

    「说什么呢,被王鹏肏穴不怀孕是不行的啊,只有小鸡鸡的男人才需要戴套,要是怀了小

    鸡鸡的低劣基因就糟糕了,如果是王鹏的精虫肯定没问题。 」巩老师说着说着,王鹏似乎

    是肉棒恢复硬度了,巩老师便反过来推倒王鹏,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

    「舒服啊...这就是王鹏的肉棒...谁还要...子强...人家要帮王鹏...生孩子。」巩老师边说着,

    便要抽起无名指上的婚戒。

    「巩老师,妳要嫁给妳的未婚夫才行啊,不然这样的话怎么让他戴绿帽子呢?」王鹏被巩

    老师用子宫肉壶榨着肉棒,双手玩着巩老师的桃红色乳头。

    「对,要戴绿帽才对,好,王鹏说的对,那子强都要戴套,这样才能确保怀的是王鹏的孩

    子,王鹏,这样对吗? 」

    「对,对极了。」

    「太好了,王鹏 老公,多肏我一点,用力一点,谢谢王鹏 老公,你好聪明,真懂,不愧是

    有大鸡鸡优良基因的王鹏。 」

    巩老师在离开之前,要王鹏再狠狠地肏了她一个多小时,王鹏共射了三次精,全都灌

    在巩老师子宫里凝固,要等到她隔天到学校之后才会融解回液体状流出。巩老师离开时整

    个人飘飘然的,开心地把 内衣裤都送给了王鹏,还有我刚刚签下的两张解除学籍同意书。

    王鹏看到我喜极而泣的样子,也满脸笑容,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那副破裂的眼镜给脱下

    ,收起来了。

    刚下班回到家,看着我边哭边笑的样子一脸不明白的妻子被王鹏一把抱起,两人就回

    到卧房去了。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打开卡慢请访问 龙腾小说 - www.ltxsw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