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催眠后视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催眠后视镜】(6):运势极差,王鹏是贵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作者: derksen

    字数:8307

    2019/12/31

    现在每天早上毫无例外,肯定都是被妻子媛萱跟王鹏矫正宫位时,因为激烈运动而发

    出了喘叫声吵醒。地址发布邮箱 ltxsba@gmail.com每天七点不到,妻子就起床准备早点,帮王鹏准备好高蛋白营养餐-而

    我,则是两片土司夹火腿,千篇一律。我虽然心里每天都有点吃味,但看在王鹏每天满头

    大汗地帮妻子矫正宫位,好让我可以有个儿子,也就不愿计较太多,毕竟我什么力都没有

    出,只是在一旁看戏。

    「王鹏 老公,用力肏,用力肏,把我的花心肏烂...把你的大龟头肏进来,再用力点...啊...又

    要去了...快肏进来...肏进我的子宫里...」妻子全身已经穿好上班的服装,今天是黑色带有酒

    红色条纹的裙装,把包臀短裙向上掀起,底下是黑色的裤袜,没穿内裤,好方便王鹏肏她

    穴,因为王鹏说过,赶时间的时候他特别喜欢直接连着裤袜一起肏进去穴里,这样摩擦的刺

    激度才够,否则他肏穴肏一两个小时都不见得会射精。

    「夫人,这样可不行,我王鹏没有,副总的允诺,是不能帮您...帮您...开宫的,这是王鹏,

    早就,答应副总的啊。 」王鹏气喘吁吁地用后背站立式肏着媛萱,媛萱因为穿着十公分高的

    黑色跟鞋,让身高不高的王鹏肏得时候得微微踮脚,幸好王鹏肉棒够长,还是很顺利地肏送

    着妻子湿得一蹋糊涂的烂穴,两瓣黑色的阴唇被王鹏的肉棒卷进去又拉出来,随着肏送的节

    奏开开合合,像凤蝶挥舞着翅膀似的。

    「你别管那个小屌的废物...快用力顶破...肏进来,我想好久了,每天都在想,快,快!」听

    着妻子说的话,我心中很不是滋味,便咳了两声强调我的存在。

    「副、副总早,快好了,再给我十分钟,我们就可以出发去公司。」王鹏一边双手扶着妻子

    的腰往自己拉、一边用力往前顶,不停地发出充满节奏的啪啪声,一边向我问好。

    「哟、小屌、废物起来啦,王鹏快啊,快把龟头插进、我的子宫,在里面,在这个小屌男、

    永远、永远不可能碰到的地方,射进来,让我的子宫都属于你。 」媛萱一边被肏,一边用挑

    衅的眼神看着我说道,真不知道她吃错了什么药。

    「夫人、你这样说、不太好吧,王鹏只是帮您矫正宫位,可不能帮您灌种啊。」王鹏嘴巴上

    这么说,却肏得更用力,好像要把媛萱的子宫颈给直接顶开那般用力。

    「我不管!我不管!」妻子听了王鹏的话,却突然发狂似的双手往后一推、把王鹏差点推倒

    在地,硬是让紧紧地嵌套在她膣内的王鹏肉棒被迫抽离,这么一拉,本来被封在穴里的淫液

    便泄了出来,流满了妻子的大腿内侧,幸好有被丝袜给吸收,否则就要洒在地毯上了。

    妻子转过身来面对王鹏,不顾自己穿着整齐,直接躺在客厅地毯上,双腿像展开双臂欢

    迎一样打开,已经被肏松到阖不起来的黑木耳穴也张开那扇肉门,等待着王鹏进入。王鹏不

    想太多,也跪了下来,以传教士体位把肉棒往妻子肉穴一送,继续肏送起来。只见妻子在王

    鹏插入之后,修长的双腿便夹紧王鹏的腰际,穿着跟鞋的两只脚丫子勾在一起,越夹越紧;

    接着双手也紧紧抱着王鹏精瘦的身躯不放,环绕在他颈后,眼前的景象简直像条蜘蛛精逮到

    猎物一样。

    「夫人,您夹得这么紧,王鹏快动不了啦。」王鹏注意到自己被妻子用双脚扣住,动作慢了

    下来。

    「王鹏,快用力帮我开宫,不帮我开宫,今天就甭想载那个小屌男上班。」妻子愤恨地说着

    ,看起来像是被什么冲昏了头,不论是表情或声调,听起来都丧失了理性。

    「副、副总,我该怎么办啊?夫人不让我走。」王鹏转过头来向我求救,奇怪的是他说话声

    音却非常平静,甚至有种挑衅的意味,真是怪异。

    「这...王鹏你可不行,要是开宫内射,那肯定会怀上的,现在矫正还没好,要是又生女孩可

    就糟糕了! 」我紧张地走过去,试图用双手分开妻子紧扣着的双脚,拉了拉却只是把妻子的

    高跟鞋给脱了,手一滑、往妻子腿上一划,还不小心让丝袜抽丝了。

    「徐世钦你这个王八蛋!你竟敢动手!我告诉你,今天王鹏如果不能帮我开宫,我就要跟你

    离婚! 」妻子恶狠狠地瞪着我,双眼遍布血丝,这段时间她每晚都要被王鹏肏到全身脱力才

    入睡,长期的睡眠不足让她眼白发红,脸上的粉底都快要盖不住黑眼圈,这时看起来简直就

    像我不认识的疯婆子似的。

    「媛萱,不要这样,好好说,妳还要帮我生个儿子呢,行行好,等宫位正了再说,好吗?」

    「我才不要帮你生儿子,只有王鹏可以给我下种!快点!王鹏!」妻子最后已经是近乎歇斯

    底里地在吼着。

    「副总,怎么办啊,夫人勒得我好不舒服,我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了。」

    「这...王鹏你就顺了我太太的意吧,再这样下去我们早上要迟到了。」我又试着拉了拉妻子

    的双腿,仍是没办法扳开来,真不知道媛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听见了没有,王鹏,快点一口气插进来,我已经忍了好久好久,痒得快疯了!」妻子用充满

    渴求的眼神看着王鹏猥琐的脸说着。

    「是的,夫人,王鹏也忍了好久喽,我要上了,」妻子听到王鹏的话,便松开双脚,让王鹏往

    后翘起屁股,将半根阴茎都抽离妻子的体内,接着便是与以前开宫相同,一鼓作气用力往前一

    顶-当王鹏的肉棒顶到底时,妻子双眼一翻、张大了嘴,像是要叫喊却喊不出声一样,只能全

    身微微地颤抖着,显示她被开宫带来的强烈刺激,推向了高潮。

    「王鹏,可以了吧,已经开宫了,快点拔出来啊!」看王鹏开宫之后抽送的动作不但没有停下

    ,甚至还持续加速,一下又一下顶着妻子的子宫,让她因为高潮而扭动着,我便十分焦急。

    「不行啊副总,我已经答应夫人,必须射在里面,我王鹏可是一诺千金,绝不食言,副总您可

    是很清楚的。 」王鹏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捧着妻子的腰际,几乎是用砸的把妻子的下体往他的

    身上拉,搭配着弓着的双腿顶的力道,速度越来越快。

    「王...鹏... 老公...快射进来...人家..想给你...生孩子...快...灌满我...」妻子高潮过后,意识又清楚

    过来,用充满爱意般的眼神看着王鹏。

    「夫人!我来了!接好!」王鹏肉棒尽根没入妻子的穴里,两颗巨大如枣的睪丸抖动了起来,

    想必是正在媛萱的子宫里尽情地灌浆。

    「啊...我...已经..全部...属于...大鸡巴老??公...了...给大...鸡巴 老公...生...」妻子还没说完,就被更

    加强烈的高潮给弄昏了过去。

    「呼,副总,终于搞定了,我们赶紧上班去吧。更多小说 ltxsba.net」射完精之后王鹏正准备要抽出半软的阴茎,

    妻子的双腿竟然再度勾住了王鹏的腰!只是妻子已经气力放尽,此时的她别说是要像刚刚一样

    死死勾住王鹏不放,恐怕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把她死撑着交缠的双脚一左一右拉开

    王鹏便顺利地拔出阴茎,但精水却没有马上泄流而出,想必是果冻状的精液还牢牢地沾黏在妻

    子的子宫壁吧。

    「王鹏... 老公...别走...再来...」妻子眼神迷茫地呢喃着,我皱着眉头看了看,本想帮妻子清洗

    一番再出门,但时间已经不够了,只好跟着王鹏下楼上车,驱车前往公司。

    到了公司,秘书过来向我报告,说董事会突然招集所有副总级以上干部,说要宣布重要事

    情。我向人资主管(一个五十岁徐娘半老的美熟女,对我颇有好感,所以口风比较松。)打听

    ,听她说是总经理将要转调到集团的其他公司!这么突然的转调,多半是因为前些日子创办人

    之一打算退出经营,原本靠着少数股权联合才能担任总经理的人继续留任,恐怕有些经营权上

    的争执,我心想终于轮到我了-因为现在单一最大股东瞿董正是当年提拔我上来这个位置的恩

    人!在这样过渡时期,他应该会提议由我来接任总经理,以便控制住经营权。

    「徐副总,跟你介绍一下,这我女儿,瞿宁,刚从英国回来,以后还要你多多关照。」已经七

    十多岁的瞿董拍拍我的肩,向我介绍眼前这位亭亭玉立的女性。

    「徐副总好。」瞿宁一身白色洋装,十分典??雅,一头长发盘在脑后,戴着两只纯金的圆形耳环

    ,衬托出她削高的颧骨,彰显著小麦色细致皮肤的性感肩线;裹着肉色裤袜的双腿,大腿浑圆

    饱满、结实,看得出来有规律运动的习惯,双脚踩着低跟的包头鞋,身高却比我还高出一些,

    似乎有接近一米七五的身高,腿长的有如模特儿般的身材比例。

    「是,瞿小姐好。」我虽然硬是撑起礼貌性的微笑,但心却凉了半截。

    「各位干部都到齐了,那我也就直说了,」董事长在大会议室前站着,另一手拉着女儿,满脸

    喜悦。 「我女儿瞿宁,刚从英国拿个金融的博士回来,以后就麻烦各位了。」董事长刚说完,

    现场十多个人就响起了鼓声,我也只好跟着大家拍手,想必是大家都已经猜到了。

    「另外,徐副总,我的爱徒,」瞿董事长手指向我,我便站了起来,「在接下来这段时间,我

    女儿初任总经理的职位,就靠你帮我照顾好她,就像学长带学妹一样,麻烦你了。 」我向董事

    长深深一鞠躬,并且回应,感谢老先生厚爱。

    「另外,我也老了,没什么需要交际应酬了,我那辆加长型礼车就给徐副总运用,这样带着我

    女儿拜访客户也比较体面些。 」董事长接下来都是一些客套话,我只是看着瞿宁健美的肤色,

    那种肤色,就是从小养尊处优,在国外长大的女性才会有的模样,而她脸上也画着明显西方人

    流行的妆容。脑子里都是嗡嗡的响声:卖命多年,以我的资历跟贡献,终究还是不如血统。

    我强忍着失望,努力维持着早已经僵掉的笑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才坐下没多久,王鹏没

    敲门就进来,手上拎着一串钥匙,雀跃地向我展示着。

    「副总,总经理的秘书交给我车钥匙,还交代我跟你说,下班前过去找她。」

    「王鹏啊,那台车之后就给...我用了,你就把现在那台车上的东西移过去那台加长型礼车上吧

    ,就停在董事长车位那台。 」

    「没问题,副总,肯定整理的舒舒服服的。」说完,王鹏便走出办公室了。随着王鹏的关门声

    ,我的心情也掉到了谷底,但我却没想到,这一天的霉运,这才正要开始。

    到了下午五点多,王鹏早已把原本车上的东西都移过去礼车上,此时我的秘书靖娟开门进

    来,说总经理找我,我便要王鹏先下去开车,只是靖娟一进办公室便坐到了王鹏的腿上,把嘴

    唇也凑了上去王鹏脸上亲了起来,一手抚摸着王鹏的裤裆。我摇了摇头,要王鹏快点搞定,便

    起身离去。

    「徐副总,来,请坐。」我敲门进了总经理室,眼前这个小我好几岁的黄毛 丫头,很有教养地

    请我坐下。 「徐副总您跟家父很熟,应该也很清楚,他既然交给了我,就是世代交替了,世代

    交替,明白吗? 」

    我虽然有点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瞿宁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玻璃帷幕前,享受着夕阳打在

    自己身上的温暖,继续说道。

    「我是这么打算的,现在副总级的主管,年纪都太大了,五十几岁说老不老,但也多半抱着等

    退休的心态,跟不上我的脚步,你觉得呢? 」我再度点了点头,不敢多表示意??见。

    「看样子徐副总你也是同意我的想法,所以我是这样打算的,」瞿宁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这

    个总经理的座位并不是一般的办公室椅,而是一张胡桃木的设计师家具,简洁、单纯没有半点

    装饰,却要价五十万。她点了一跟凉烟,翘起了脚吸了一口,吐出烟圈后,才继续说道。

    「明天起,你每天早上来我那接我,在到公司的路上替我简报公司当天的重要事项,我厌烦了

    那些一问三不知的秘书跟特助,要一个完全了解公司事务的人来,除了你,大概也不会有其他

    人适合,那几个老头下个月我就会请他们提早退休,明白? 」

    「明白,这也是董事长托付给我的任务,没问题。」

    「好了,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送我回去吧,我晚上还要参加一个派对,得早点回去换衣服

    出门。 」

    「是,这边请。」我起身领着瞿宁走出办公室,搭电梯到停车场,看见王鹏没有让我失望,已

    经发好车等着。我打开车门,瞿宁便一屁股坐进去加长型礼车背对着司机的那一侧座位。我便

    跟着进入车厢,坐在她对面。

    「王鹏,出发吧,董事长的花园大厦。」我透过后照镜看见王鹏锐利的眼神,王鹏似乎把同一

    只后照镜移到了新车上,他点了点头,便发车驶出停车场。瞿宁在车上一言不发地抽着烟,当

    她要把烟头捻熄时,便用眼神向我示意,我一开始不明白,直到她脸色一变,我只好慌慌张张

    地找到了车上的烟灰缸,捧着让她弄熄烟屁股。过了四十分钟,到了董事长名下的其中一栋豪

    宅底下大门前停下,瞿宁却还坐着,我才赶紧开门下车,开着门等待瞿宁下车。

    「记得,明天早上八点过来,」瞿宁拎着自己的lv包,侧着身转过来提醒我。 「不过,有时

    候我会睡过头,你可能要等会儿,明天见喽。 」说完便通过自动开启的厚重大门,进入豪宅门

    厅中,我才敢上车关上车门,要王鹏开车回家。

    「副总,这位新的总经理,很...该怎说呢,嚣张?我肏,她把你当佣人使唤啊。」

    「唉,别说了,人家出身不一样。」我茫然地看着窗外,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被王鹏同情,甚

    至明白到自己的阶级地位,说穿了跟王鹏差不了多少的一天。

    「哼,什么出身,多尊贵的女人,在我王鹏屌下不过就是个欠肏的贱婊子,副总,您说是不是

    啊? 」王鹏说着这话时,透过后照镜跟我的眼神刚好对上,不知为什么,我觉得那眼神充满了

    挑衅的味道,但我的下意识却要我服从。

    「是啊,欠肏的婊子,都是。」

    当我应合着王鹏的话语时,脑海中立刻浮现今天早上夹紧王鹏不放的妻子、坚持着要让王

    鹏破处的大女儿、让王鹏灌精的巩老师,是啊,要是瞿宁这个女人,也被王鹏当作个肉壶一样

    肏,看她出身还能多尊贵,再怎么尊贵,要是被王鹏在子宫里打种,还不是得生出混杂着卑劣

    基因的孩子?

    一回到家,才刚打开门,便看到穿着王鹏前几天刚吩咐我买的性感睡衣加上今天穿的黑色

    裤袜-因为那裤袜的股间,还有着一大圈精水干掉白色痕迹-的妻子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徐!世!钦!」妻子站在客厅,我一脸不解地脱着鞋,在王鹏跟着进屋后,媛萱便走了过来

    拔起左手无名指上的白金戒指,恶狠狠地往我身上一甩,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没接着,戒指叮叮

    当当地掉到了身后的地上。

    「王鹏,过来,跟我进房。」媛萱拉着王鹏的手,不顾王鹏鞋都还没脱,便带着他进房里,我

    正要跟上去,妻子便回过头来瞪着我。 「徐世钦,你还敢跟来啊,你今天干了什么?啊?」

    「我,我什么都没做,就上班而已啊?」我还是不懂,今天她要让王鹏开宫,也都让她满足了

    ,怎么还气冲冲的。

    「你还敢说没有,先是阻止我让王鹏开宫,后来我想要第二次,徐世钦你这王八蛋竟然扳开我

    的脚!你知道我今天像火烧一样,坐都坐不住,只好请假在家等王鹏回来,都是你不让我再多

    弄几次害的,知不知道? 」

    「这...」我哑口无言,当时我赶上班,哪顾得了这些。

    「你最好给我反省反省,想清楚再回,在我气消之后,要亲耳听你的道歉跟反省,否则我们这

    婚是离定了,走,王鹏,来。 」媛萱勾着王鹏的手,进了卧房后重重地关上,还上了锁。

    一关上门,便听到妻子被王鹏一口气肏穴把龟头顶到子宫口发出的呻吟声,随后便是已经

    听了好几个礼拜,再熟悉也不过的肉与肉撞击的声音。我摸着鼻子自认理亏-虽然我实在不明

    白自己做错什么,但以妻子的刚烈个性,我只能低着头隐忍道歉,还有,得把戒指给捡回来。

    我到鞋柜旁找了好一会,才发现戒指竟然滚进了电视柜底下,趴在地上伸长了手摸到了,拿手

    帕擦了擦沾到的灰尘,坐在沙发沉思了起来,想着待会怎么跟媛萱低头道歉。

    过了十几分钟吧,妻子的房门开了,我赶紧起身过去,只见妻子站着,王鹏就紧贴着她背

    后,还在一前一后地肏着她的穴。

    「徐世钦,你想清楚没?」妻子双手撑着门框两侧说道,要是不这样撑着,怕是她被王鹏肏得

    连站都站不稳。

    「想清楚了,老婆,你说什么都行,我不会多嘴。」

    「好,你给我跪着,跪在这,等我心情好,明白吗?要是我打开门没看见你,你明天起就再也

    看不到我。 」说完,甩上门,继续一阵阵的呻吟声。

    我只好老老实实地跪下,听着房里妻子不断大喊着要王鹏用力,顶开她的子宫口,用力,

    然后便是要他快点肏烂,要王鹏快点射精,要给他生孩子,每句话都特别大声,让我隔着门板

    都听得清清楚楚,要不是我们这房子建材扎实,隔音好,恐怕是连楼上楼下隔壁邻居全都听见

    了。

    我跪在房门口,恍惚地放空思绪,心想这一整天的霉运还真是不断刷新纪录,现在我一个

    大公司的副总,得跪在这,等自己任性的老婆气消。在这段时间,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我还

    无聊地数了起来,在王鹏对着妻子子宫里灌精之前,妻子高喊着「我要去了」三次,第二次灌

    精之前,又去了五次,然后-房门打开了。

    「徐世钦,过来,」妻子虽然打开了门,但根本不是站着过来,而是让王鹏以后背火车便当的

    体位扛着过来,王鹏半软的三十公分长鸡巴还插在她体内呢。我听到了便要起身往前走一步,

    妻子立刻出声阻止我:「跪着过来,到我面前。」妻子双手掰开自己长满浓密阴毛的阴部,让

    我看清楚她肥厚外翻的阴唇上都沾着许多黏稠的体液。

    「再过来一点,」当我几乎整张脸贴在妻子下体时,她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嘴唇。 「王鹏 老公,

    把你的大鸡鸡拔出来吧。 」

    「是,夫人。」王鹏就这样维持住从妻子身后抱住她的体位,稍稍举高了妻子的臀部,就这

    样把自己的老二给抽了出来,妻子的阴部也就被举到我的脸上,我的鼻子就这样被她充满精

    液腥味,臭呼呼的阴部给覆盖住。

    「徐世钦,快点吸,把王鹏的精液吸出来,再不吸出来,我就要怀王鹏的孩子喽。」我一听

    ,脑门嗡嗡地作响,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忍不住,压抑不了心中的怒气。

    「副总,快点吸吧,否则夫人要发火了。」我一听王鹏的话,便冷静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吸

    ,但王鹏的精液还是果冻状附着在妻子的子宫里,不论我怎么吸,都只是把妻子又咸又酸的

    淫水吸了出来。

    「哈哈哈,徐世钦,你真乖,好啦,别吸了,我原谅你就是了,别吸了,放开,就说别吸了

    你听到了没有! 」我本来很执着要把妻子屄里的精液吸出来,一 听妻子声音有点恼怒,只好

    赶紧放开。 「你这家伙,还真打算吸出来,我可舍不得让你吸出王鹏 老公优秀的精液呢。

    王鹏,放我下来。 」妻子被放下来时一个脚软,我只好赶紧起身扶着她。

    「媛萱啊,可是妳穴里的精液不处理一下,要是怀上了孩子怎办啊?」我焦急地问道,妻子

    一听整个脸色都变了。迎头就给我一个耳光。

    「你还敢多嘴!」妻子也不多说,直接给了我一巴掌;「告诉你,王鹏刚刚又给我灌了两次

    种,要不是我还在安全期,肯定是百分百机率要怀上了,高兴了吗?现在给我滚开。 」说完

    ,自顾自地走出卧房,进浴室冲澡去了。

    我摸了摸红肿的左脸颊,回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nikka威士忌,想冲淡一整天心里累积

    的怨恨。王鹏坐到了我旁边的位子,也给自己倒了杯酒。

    「副总,干杯,今天的不快就让它过去吧,」王鹏举起杯向我示意,我便跟着将剩下那一点

    酒液一干而尽。

    「今天那个臭婊子,我王鹏明天一定给她教训教训,给副总你出口气。」

    隔天一早,王鹏一如往常地肏着妻子的穴,让妻子呻吟声叫醒了我, 不同于以往的是,

    妻子没有帮我准备早餐,而且面对着王鹏坐在他怀里,一边让他抱着妻子的大屁股摇啊摇地

    开宫肏穴,一边喂着他吃早餐:鸡胸肉、火腿、面包,还用嘴含着豆浆喂王鹏喝。等妻子心

    满意足地被王鹏直接在宫内灌精后,才满意地从王鹏身上爬下来,仔细一看,妻子今天虽然

    裸足,但把一双肉色丝袜套在王鹏的肉棒上,一起肏她的烂穴呢。这也难怪她这么快就能满

    足地放我们出门。

    「副总,你坐这边。」王鹏带着我上车之前,示意我坐背对他的位置,我顺从他的意思坐在

    昨天瞿宁坐的位置。开了十多分钟到了花园大厦,要门厅的警卫通报,过了快半个钟头,瞿

    宁才姗姗来迟地走出大门,今天倒是一身干练的靛蓝色裤装,十分帅气时髦。我摇下了车窗

    ,跟总经理问早。

    「徐副总,你倒是很优闲,还不帮我开门?」我这才想到,赶紧开门下车,等着瞿宁上车,

    没想到她直接坐回了她昨天的位置。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王鹏便来到了我身后,在

    我耳边悄悄地说要我代替他开车回公司,总经理的部分由他负责。我走进驾驶座前回头看了

    王鹏一眼,又戴着那天巩老师家庭访问时,他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可笑眼镜,镜片还是一样

    破裂不堪。王鹏就这么一屁股坐进车厢,拉上车门,我接着也坐进了驾驶座。

    「你是,是王鹏,王鹏是谁?」我一坐进驾驶座,便听到瞿宁喃喃自语道。

    「副总,快开车吧。」我透过后照镜看到王鹏,拉开自己裤裆拉链,掏出已经蓄势待发、硬

    得老高的雄性性器官,正等待着要奸淫眼前这位尊贵大小姐高尚的雌性性器官呢。 「我是王

    鹏,你的大鸡巴 老公啊。 」王鹏接着说道。

    「是...大鸡巴老??公...肏我的屄...王鹏...肏屄...」瞿宁吞吞吐吐地说着,语调十分不安。

    「对,总经理,要让我王鹏肏妳的屄得先把裤子脱了,对,真乖啊,哇,真没想到,您裤子

    底下还穿裤袜啊,唷,丁字裤,喝过洋墨水就是不一样,连毛都修得整整齐齐的。 」我一边

    开车,一边透过后照镜看,王鹏伸手摸着瞿宁修长的双腿,还把她的脚掌放在自己的老二上

    磨蹭。

    「总经理,妳知道这是什么吗?」王鹏拉起瞿宁的右手,让她握着自己有着尖锐龟头的肉棒。

    「这是...王鹏...的...肉棒...」瞿宁恍恍惚惚地说着,我看不见她的脸,但可以想像她现在肯定

    是一脸茫然,就跟那天的巩老师一个样。

    「这是等下要给妳打种的肉棒!开不开心!来,过来坐我身上。」王鹏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招呼瞿宁坐到他身上,当瞿宁要坐下时,王鹏伸进裤袜里,一手扯开瞿宁的白色蕾丝丁字裤

    ,把自己的龟头顶着瞿宁桃红色的阴唇,让瞿宁缓缓地把肉棒,套着裤袜直接坐进自己的穴

    里。

    「啊...好...大...怎么会...这么大...」瞿宁虽然皱着眉头,却还是一口气把王鹏半根肉棒都纳入

    自己的肉穴里。

    「哇,总经理,妳今天真是不断让我开了眼界啊!不愧是上流世界的屄,竟然能轻易塞进我

    半根阴茎,早知道我就多搞些有钱人女儿来肏了,不然每次都弄得我满头大汗,真没想到我

    王鹏的屌,跟有钱人家女儿的屄特别合拍。 」王鹏拍了拍瞿宁的屁股,示意她上下摇动臀部

    ,给自己肏屄,瞿宁便十分干练地像骑着马一样摇晃了起来,王鹏爽得大呼过瘾。

    「好大...顶到...底了...不能再进去了...」瞿宁坐在王鹏身上肏起穴后,我便可以透过后照镜

    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从那紧闭的眉头可以知道,每次瞿宁往下坐到底,王鹏的龟头已经抵在

    她的花心上了。

    「总经理,要不要让我王鹏帮妳开宫啊?我猜妳在国外应该什么花样都玩过,屄才会这么有

    弹性,但我肯定妳没开过宫,因为这么紧的子宫颈顶着,我立刻就知道啦! 」

    「开宫...那是什么?」瞿宁仍是一脸茫然地问着,一边卖力地给自己肏屄。

    「开宫就是让我王鹏的龟头撬开妳子宫颈,把龟头探进去在里面灌精啊!只要让我王鹏开宫

    灌精一次,总经理妳就是我一辈子的性奴隶喽! 」王鹏一边说,一边用双手一左一右拉住瞿

    宁的双臂,配合着瞿宁骑乘的节奏,使劲把她往自己身上拽,这下子瞿宁的屁股肉撞击王鹏

    大腿的声音变得更加响亮无比。

    「性..奴隶...开宫...不行...不行...我是...王鹏...垃圾...不行...」瞿宁明明说着抗拒的话,但是身

    体仍然卖力地用那一对饱满结实的屁股撸啊撸得要把王鹏的精液给榨出来。

    「嘿,由不得妳,总经理,准备好喽,我要开宫啦!嘿!」王鹏猛地使劲一拽、想帮瞿

    宁强制开宫,没想到被这么一顶,子宫颈没开,瞿宁反而弹了起来,一头撞上车内的天花板。

    「哀呀,好痛,干什么?这里是?你是谁?徐副总人呢,等等,啊啊,强奸啊!」王鹏不管瞿

    宁的 挣扎跟哀号,抓着她的双手,就是使劲地肏着穴。

    「别叫了,妳这个瞧不起人的贱货,待会就要跪着求我王鹏肏妳穴啦,嘿!」王鹏一边说,一

    边加速,整个人都快从后座站起来了。

    「放开我,你这恶心的东西,徐副总是你在开车吗?我懂了,你受不了气,打算污辱我,

    我要跟爸爸说,让你家全都完蛋,让你,哼,好痛,放开我! 」瞿宁一边气呼呼地说,一

    边仍被王鹏肏着穴。

    「总经理,准备好,王鹏要射啦!」王鹏全身一紧,似是开始射精了。

    「放开我,把你的脏东西!啊!放开我!我要爸爸给你们好看!我...我...我...」

    「呼,这贱女人真行,不知道是练了什么运动,高潮时屄还会一紧一松地吸着,差点给吸

    干。 」王鹏拍了拍瞿宁的脸颊,叫醒了她。

    「贱货,醒醒,我是谁啊?」王鹏一边说,一边帮瞿宁解开衬衫的扣子,露出底下白色透肤

    蕾丝的胸罩,解了开来,迸出一对至少e罩杯的巨乳,两个桃红色的乳头硬挺挺的站立着,

    乳头上还穿着金质的乳环呢。

    「你是...王鹏 老公...肉棒比黑人还大的...王鹏 老公...」瞿宁眼神空洞地说着十分熟悉又有点

    不同的话语。

    「是啊,我现在用大肉棒给妳开宫,让妳为我生孩子好不好啊?」王鹏在瞿宁耳边问道。

    「开宫...不行...不可以...生孩子...可以...给王鹏 老公...生孩子。」瞿宁一边说,一边无法控制

    地从嘴角流出口水。

    「哼,又是个意志力坚定的女人,算了,过阵子一样腿打开要求我给妳开宫。待会到办公室

    ,给徐副总舔一舔鸡巴,向他道歉,知道吗? 」

    「知道了...王鹏 老公...快继续肏我...拜托...我下面好痒...想被肏到烂...好痒...」

    王鹏透过后照镜看着我,戴着那副镜片破裂的眼镜,脸上挂着一抹胜利的微笑,不知怎

    么,从后照镜看着王鹏再度硬挺的肉棒,感觉似乎比印象中还要大了。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打开卡慢请访问 龙腾小说 - www.ltxsw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