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催眠后视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催眠后视镜】(7):家长参观会,叛逆期的女儿令人头痛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作者: derksen

    字数:9105

    2020/01/02

    催眠后视镜:家长参观会,叛逆期的女儿令人头痛

    又是一个平凡的早上,这几天妻子已经不再跟我生气,或者应该这么说,只要能让王

    鹏操穴的时间,媛萱是瞧都不瞧我一眼、把 我的话完全当耳边风,专心一致地跟王鹏做着

    宫位矫正的运动。更多小说 ltxsba.net妻子今天没有像平常一样穿好上班的装扮,而是一套裙长过膝款式保守

    的黑色两件式洋装,上身披着一件小外套,搭配斜纹黑丝袜。这是因为今天妻子特地请假

    ,下午要去学校的家长参观日的关系;本来我打算像以前一样让妻子自己去就好,但一想

    到昱晴前阵子才因为行为不当,让我非常丢脸地被迫签下休学同意书,又觉得自己应该多

    关心女儿一点,参观完,刚好今天周五,接两个女儿回家的路上也好好跟她们聊聊近况

    如何,便决定也请假一起去。

    「啊...好 老公...用力、用力...不用力点...子宫打不开的...对...啊...啊...要进来了、进来了.. .

    好棒、舒服、我怎么...会嫁给那么没用...废物...连子宫...都...碰不到...」妻子跟第一次开宫

    时 不同,她现在已经很习惯,可以轻松地享受被开宫时的乐趣了。

    「王鹏啊,你得加把劲,我怕我们迟到,待会总经理生气就不好了。」我皱着眉头催促着

    王鹏。

    「副总,别担心,总经理会体谅,我的。」王鹏因为体位的关系,仍然是气喘吁吁地动着

    腰,毕竟身高矮小,媛萱这样高挑的女人,肏起来对他来说肯定很吃力。

    虽然今天我俩都请假,但早上我还是得去接总经理上班、跟她报告今天公司的大小事

    ,因此我还是非常焦急地在一旁等着,时时关心进度:看着王鹏以两人面对面的站立式让

    他的阴茎直接插进妻子的肉穴里-当然,是连着裤袜一起肏进去的,毕竟早上没那么多时

    间,王鹏得尽快在半小时内搞定、在妻子的穴里灌精,不借着裤袜的摩擦力是很难这么快

    就让他的阴茎受足刺激的。这天我等着等着有点不耐烦了,便为了转移注意力仔细观察两

    人接合的地方,隐隐约约地觉得,王鹏的肉棒插进妻子穴里的角度,似乎比以前还要更加

    直进直出了!照王鹏的说法,当插入角度可以几乎与地面垂直时,就是宫位矫正完成的时

    候。

    「夫人,要来了,我要射了!」王鹏说完两脚一瞪、双腿打直,一下子将几乎整跟肉棒都

    贯进妻子体内,悬在妻子跟王鹏两人阴毛之间的睪丸一下一下地抽搐着,说明浓稠的精液

    正在往妻子的子宫内灌注。

    「啊、好热、被撑开了、舒服、舒服,给我多点, 老公,再多点!」妻子紧紧地抱住王鹏

    ,双手使劲地陷入王鹏背后,几乎要把他身上的衬衫给扯破了。

    王鹏终于射完之后,将肉棒给抽了出来,我仔细地观察,发现王鹏确实是接近直直地

    不戴角度抽出肉棒,看样子宫位矫正的运动应该是大功告成了。但我又注意到,王鹏的阴

    茎似乎有一丁点 不同,仔细一看,发现王鹏的龟头冠状沟开始,直到根部之前约十公分长

    度的地方,规律地长着一小颗一小颗的肉疣,而且王鹏的龟头似乎变得更大一些,但这也

    可能只是我的错觉。

    「王鹏啊,你的『那里』,怎么长着一颗一颗的东西,之前似乎没有这样的东西。」王鹏

    一边让妻子舔干净他的老二,我一边趁这个时候问他。

    「副总您注意到啦?这是后遗症啊,前几天不是帮副总教训总经理一顿,要她别老对您这

    么咄咄逼人吗?每用一次那种能力,我的老二就会变大、性能力变强,一开始只是老二变

    大,我记得有次教训了一个女警吧?那次之后,我的精液就变成果冻状,还会使女人直接

    高潮了;这肉疣是今天早上起床才发现长出来的,很厉害喔,光是在夫人的阴道里刮啊括

    的,夫人说她就爽到快要疯掉了。是吧,夫人? 」妻子点了点头,然后用力一吸,把王鹏

    尿道里残存的一点精水给全都吸进嘴里、一口气吞掉。

    「王鹏 老公老二上的刺把人家的穴都刮烂了,一抽出来就开始痒,想被肏,不内射的话,

    止不了痒。 」妻子不知道为什么害臊地说着,脸都红了。

    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我提醒下王鹏时间,王鹏便把裤子穿上一起下楼、发车前往总

    经理住的花园大厦去了。确实跟王鹏说的一样,瞿宁这个富二代美人,在前几天被她教训

    一顿之后,对我的态度是改善不少-至少她现在早上要上车的时候,不再以居高临下的姿

    态勒令我帮她开门,而是自己主动坐进加长型礼车里,然后坐在面对行车方向的位置,打

    开双腿露出没穿内裤的屄,勾引看着后照镜的王鹏。虽然在车上工作会报的时候仍然对我

    显得不耐烦,但至少不会挑剔我态度不够恭敬这类枝微末节的事情了。更重要的是不再会

    时不时以开除其他老臣的事情,来威吓我必须服从、否则一样工作不保,这也是我最在乎

    的部分,只要能继续待在这公司里掌控公司营运的核心内容,总经理说穿了也只是被我架

    空罢了。

    「王鹏 老公,你看小宁的穴美不美?为了让你看清楚,我特地挑了双超薄的裤袜呢。」瞿

    宁将 浅灰色包臀裙整个往上卷,把双腿分开到极限好让王鹏可以看清楚,为了让王鹏操穴

    ,她已经不再穿裤装彰显自己女强人的形象,毕竟裤子穿脱起来,肏穴时不若裙子方便。

    「以上就是业务部今天要拜访的客户行程,不知道总经理有什么指示?」

    「你看...王鹏 老公...人家的穴都湿了...在流口水...裤袜都湿透了...一圈呢...还不快把你大肉

    棒..帮人家...嗯...开宫...啊...不行...开宫不行...」瞿宁自顾自地说着,像是没听到我的问题

    ,持续着用自己擦着鲜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按摩着自己的阴蒂,我只好重复问一次。

    「总经理,请问您今天是否有什么指示?」

    「闭嘴!徐世钦!你没看见我在跟王鹏 老公说话吗?」瞿宁从本来因为自慰而潮红的脸色

    ,转换回斥责的凶恶表情。

    「是、是,对不起,总经理。」我只好把文件夹收起,等待总经理更进一步的指示。通常

    没什么特别指示的话,总经理一路上都会继续挑逗着王鹏,一边帮自己手淫、使阴道潮湿

    充满润滑,以便让身体做好准备,一进总经理办公室,马上就可以让王鹏的大肉棒插进她

    的穴里。通常王鹏在早上肏过妻子后,得要休息两三个小时才有办法再射精,因此总经理

    会在办公室里享受王鹏的服务,直到午餐前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办公室,在这段时间,我就

    得代替总经理批阅当天的公文-通常都是一些不太重要、只是预算、人事命令的繁琐文件

    ,但就算只是这样,也让我能够确保总经理没有亲自打理公司的事务,那她就只是一个发

    号施令都得透过我的空壳总经理。

    「王鹏 老公,快来,小宁的穴湿透了,口水都快滴到地上了。」瞿宁拉着王鹏的手,推开

    总经理室隔间的门板,进入后方的休息室去。为了不要干扰我代替总经理接听电话,她都

    会跟王鹏在这个小隔间里操穴,虽然我这边可以听到动静,但音量小得多。

    「啊...今天...怎么...特别...爽...刮着...小宁...的...啊...啊...」想不到瞿宁才刚刚被王鹏插入,

    竟然就高潮了,看样子王鹏所说的是真的。

    「嘿,总经理,爽不爽啊?今天我一定要让妳爽到自己把子宫降下来,宫颈松开等着我开

    宫,肏到妳爽得六亲不认。更多小说 ltxsba.net 」

    「啊...啊...不行了...好爽...好想...好想...不、不行...不行...我是...我是...怎么可以...劣等...的

    ...子宫...」瞿宁被一下一下地肏着,神智不清地喃喃自语。

    「王鹏啊,今天你得快点,十点之前得回家载我太太一起去我女儿的学校。」

    「放心、副总、巩、巩老师在、学校等着...我去肏,我也...心急啊。」王鹏上气不接下气

    地回应我,王鹏做这些还真是体力活啊,但我很是感谢他一次又一次替我搞定这些麻烦事

    ,特别是肥婆跟瞿宁这个千金大小姐。我这边也加把劲,尽快在一个小时内把今天要批完

    的公文都看完才行,幸好都没什么电话打断我,进展很快。

    「嗯...嗯...嗯...小宁...不行了...大鸡巴老??公...放过我...吧...不行...不行了...」批完公文后,我

    到小房间门外听里面的动静,等着王鹏完事出来,听见瞿宁求饶。 「拜托...大鸡巴老??公...

    不要...再...我...强奸...我要...报...报...」瞿宁有气无力地说着,渐渐地无法接下去。

    「总经理,快让我帮您开宫,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您的屄一直吸着,我知道您忍得很辛苦

    ,放轻松,让我把龟头挤进去,就不会辛苦了。 」说完小房间里传来啪啪的响声,想必是

    王鹏赏了瞿宁屁股两个巴掌。

    「不...不行...大鸡巴老??公...肏屄可以...不行...开宫...可以..肏屄...开宫...可以...不可以. ..」瞿

    宁仍是断断续续混淆不清地说着片段的字句,似乎在抵抗着什么念头似的。 「可以...可以

    ...可以...算了...不可以...」

    「不然这样,」王鹏突然停了下来,小房间里不再传出肉与肉撞击的声音。 「总经理,不

    开宫,就不肏穴喽。 」

    「 啊啊啊,别停、别停、好痒,好痒,快肏啊,快点,你这垃圾、人渣,我有说可以停吗

    ?受不了了,别挡啊,让我自己来,别挡,手放开,放开,快肏啊。 」王鹏一停下来,瞿

    宁就气急败坏地咒骂着王鹏。

    「不行啊总经理,您不求我给您开宫,我就不继续,老二是我的,您可不能逼我啊。」

    「求求你了王鹏 老公,快肏小宁的屄,给你加薪、加薪!只要肏我,给你涨一倍!快啊,

    痒得脑袋好疼啊! 」瞿宁说着说着,几乎要哭起来了。

    「都说了,不开宫就不肏屄了,总经理,多少钱都不能买通我王鹏的。我王鹏对钱没兴趣

    ,就对肏屄,不对,开宫有兴趣。 」

    「少跟我讨价还价,不能开宫,不然、不然,给你升职!经理、不对,协理,快肏我,肏

    一下,升一级,快啊,快啊,我受不了了,不行了,要死了。 」语气十分激动,总经理任

    意漫天开价求着王鹏。

    「不要,我王鹏就是要给您开宫灌精,让您这样出身高贵的富家千金干净的子宫被我肮脏

    的精子给占据,给我生孩子,您不愿意的话王鹏可以等,几分钟后您痒到求生不能求死不

    得的时候,肯定是自己跪下来把屄用双手拉开求我的。 」

    「好好好,开宫、快帮我开宫,呜呜呜,我要被玷污了,呜呜,快,给我使劲地肏,肏进

    来,给我开宫!快啊!呜呜...求求你了,我快不行了,好痒、好痒!快,让我帮你生孩子

    ,想肏进来就来,快! 」总经理哭喊着,王鹏哈哈地大笑。

    「好,总经理,看我的,王鹏的卑劣精子要大摇大摆地开进总经理高贵的子宫里喽!」说

    完便听见啪唧一声,王鹏的龟头一口气挤进瞿宁湿滑黏腻的肉穴里、贯穿到底,狠狠地撞

    在她子宫颈上,让瞿宁「呃」地一声叫了出来。

    「嘿,嘴巴上答应了,身体还是在反抗啊,真了不起,看我再来-」又是『啪唧』一声,

    淫液随着阴道里的空气被王鹏的肉棒给一口气挤了出来﹐瞿宁仍然是一声大叫,显然又是

    失败了。

    「哼,果然没那么 容易,算了,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耗,美丽的巩老师紧致的嫩穴还在等着

    我呢,今天就先饶了妳。总经理,我要继续肏了,听见没? 」

    「谢谢...王鹏... 老公...舒服...舒服...快把...小宁的...肉穴...啊...」王鹏继续抽送起他的大肉

    棒后,瞿宁总算是心满意足了。 「好...舒服...被强奸...这么...舒服...继续...强奸...我...」

    又肏了十多分钟后,王鹏一边拉着裤拉链一边走出了小房间,一起离开总经理办公室

    前,我往小房间里瞧了瞧,瞿宁躺在床上、双腿张得老开,两腿间一湿淋淋地把裤袜给搞

    得一塌糊涂,两眼翻白喘着大气呢。走出总经理室后,我帮总经理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上

    ,便跟着王鹏一起搭电梯,开车往回家的路上去了。

    载着妻子前往学校的路上,妻子没跟我一起待在加长型礼车舒坦宽敞的后座,都在前

    座舔着王鹏的鸡巴,我看见她用舌尖一下一下挑着王鹏肉棒上的疙瘩,每舔一下,就露出

    满足的表情,简直像是这样会给她带来愉悦似的。好不 容易到了学校附近,王鹏的肉棒已

    经被她舔地水亮水亮地,王鹏要媛萱帮她把裤子穿好,她还十分留恋,不太愿意。这倒让

    我想起一件事,媛萱在被王鹏开宫灌精之前,每天傍晚都会十分烦躁地等着王鹏来肏她穴

    ,要是被什么耽搁了-像是某天我们因为公事晚了点,妻子就会立刻打电话来催我们回家

    ,在开宫之后这种情绪问题就改善了,王鹏说这是因为开宫灌精之后就可以消除掉之前被

    他肏屄造成的影响,我听了以后便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妻子这段在做宫位矫正的时间,脾

    气变得比以前还糟,我还真担心这种情绪障碍得持续下去呢!

    「徐...王、王鹏 老公...雪华等你好久了...」我们停好车后一下车,巩老师已经在停车场外的

    走廊等着了,她今天穿着素净的米色连身长裙,黑色长发扎成马尾挂在脑后,标准的气质

    女老师的打扮,毕竟今天家长参观日的重点,除了介绍校园环境外,最重要的就是下午由

    她为担任班导师的昱晴班上,做英文课的课堂教学展示,为了不给校方丢脸,非得端庄贤

    淑地打扮不可。

    「巩老师,那就麻烦您带我们参观参观校园了。」我客气地说,巩老师便点点头,让我们

    跟着她踩着平底包头皮鞋的脚步绕校园一圈。

    中间参观到依洁高中部教室附近的时候,遇上了妻子媛萱的老同学,刚从国外回来担

    任某大学的新任教授,她们寒暄了一阵子,便要我们继续参观,让他们叙叙旧。巩老师看

    了看王鹏,王鹏给她使了个眼色,我们便把妻子留下继续绕绕,但草草绕了一圈后,巩老

    师便说要带我们去休息一下,到了学校体育馆,进了仓库,开灯拉上仓库门后,边撩起了

    自己的连身裙,把白色的保守款式内裤一脱,展示底下白皙的肉体。

    「王鹏 老公,你看,人家都准备好了。」巩老师膝盖微弯、用双腿向外展开的姿势,露出

    阴毛,以及下面一丝不挂的肉穴,仔细一看,淫水正一点一点地流了下来。

    「巩老师,妳没穿裤袜,怎么算是准备好了呢?」王鹏伸手摸了摸巩老师湿淋淋的穴,用

    舌头舔了下手指上透明的黏液。

    「这...一定要穿裤袜吗?」巩老师慌张地问王鹏。

    「当然啊,要是肏完穴,把巩老师妳的小子宫灌得满满都是我王鹏的精液,等下午妳教课

    的时候,本来像果酱一样黏着,时间久了化掉,哗啦啦地从穴里流了出来,没有遮拦地顺

    着巩老师妳白嫩嫩的大腿流了一地怎么办啊? 」

    「这...要是不穿裤袜...王鹏 老公就不肏雪华的屄了吗?是吗?」巩老师听完王鹏刚刚的说明

    ,心急如焚地问着。

    「我没说不肏屄啊,就看巩老师您自己判断,只要巩老师愿意,我王鹏一定全力以赴的。

    不然不开宫也行,只肏屄如何? 」

    「不...不行!肏屄不开宫内射怎么行?可是我怕...王鹏 老公每次都射好多,肏完穴又阖不起

    来,想夹也夹不住,我怕...我怕...可是...」巩老师拿不定主意犹豫了起来。

    「这样吧,巩老师,」看巩老师这样着急我也难过,「我去学校附近的便利店帮妳买双裤袜

    不就得了,我这就去买,回来时给王鹏打个电话。 」

    「那就拜托你了,徐副总,巩美雪感激不尽。」巩老师给我深深一鞠躬,我连忙挥手说不必

    谢,便拉开铁门走出了仓库。

    「徐副总,」我才走没多久,王鹏便给我打了电话,我怕是什么要紧事赶紧接了起来。

    「刚刚差点忘了跟你说,丝袜要买肤色的,早上夫人穿黑色,总经理穿白色的,想换换口

    味,还是肉色的好,拜托你啦。 」

    「好,我顺便多买几双放车上。」挂了电话,我走向停车场时决定干脆走路去买,反正距离

    没多远,溜一溜散散心也好,不然早早回去,也是在那边干等王鹏。

    「欸,昱晴,昱晴!」没想到我还没走出校门,就遇上了昱晴,现在是早上最后一堂课前的

    休息时间,昱晴不知道为什么却却站在校门口警卫室旁。

    「怎么了?怎么跑这么远来?」我小跑步过去,喘起气来。

    「没事...东西忘了,过来拿。」昱晴站在警卫室门口,低着头。

    「是吗,拿了东西快回教室去吧,警卫先生,麻烦您啦,这我女儿。」我跟警卫挥挥手致意

    ,是一个六十岁上下的微胖男子,也满脸笑容地对我挥手回礼。

    「徐副总是吧?昱晴聪明又很有礼貌,大家都认识夸奖的,不会给我们添麻烦,反倒是我们

    最近常常给她照顾呢,不愧是资优生,很多事情都比大人还清楚呢。 」

    「是嘛...那就好。乖女儿,下午见,爸去买点东西。」我跟昱晴挥挥手走出校门口,她静静

    地向我挥手,看我走远后,便走进警卫室去了。看到昱晴人人称赞,我倒是挺得意的,比起

    爱顶撞人的依洁,聪明伶俐又懂事的昱晴还是让我比较能放心的。

    我到便利商店后,看到架上有四双肤色裤袜,比较透肤的那种,想到王鹏比较喜欢妻子

    穿这种款式的样子,便一口气全拿了,又顺便拿了一双比较厚的,巩老师或许会比较需要这

    种。买好以后放回车上,带着厚裤袜到仓库敲敲门,王鹏来开门时巩老师像无尾熊一样挂在

    他身上,两眼翻白,边喘边呻吟,叫声像母狗一样,口水不停地从嘴角流出来。

    「副总,太好了,你再晚点来我怕巩老师被我给肏死。」王鹏把巩老师从身上取下来-巩老

    师整个人几乎丧失意识,就像装在王鹏鸡巴上的阳具套一样。

    「裤袜给我,」王鹏扶着巩老师让她躺在地上,「副总,来帮忙让巩老师穿上裤袜,穿上后

    我再肏她,不然她受不了我现在的老二,继续让她爽下去怕心脏会受不了。 」我跟王鹏一人

    一只脚帮巩老师套上后,一点一点地往上拉,终于帮巩老师给穿上厚肤色裤袜。

    「唷,厚的肏起来还真紧,算了,这样刚好,快点出来也好,巩老师,王鹏继续给妳开宫啦

    ,呼。 」说完王鹏就抓起巩老师的双腿,分开来扛在自己肩上,一下一下地肏起已经瘫软地

    除了呻吟外没有半点反应的巩老师。肏了十几分钟后,王鹏总算是射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

    到王鹏射精时一点反应都没有的女性,果然巩老师是晕到不省人事了。

    「呼,一个早上射三次还真有点腿软,巩老师,我刚射得有点稀,怕撑不久化掉,帮妳做点

    预防。 」王鹏捡起地上巩老师的内裤卷成球状,拉下裤袜,一口气塞进巩老师的穴里,再帮

    她把裤袜穿好。 「这就万无一失啦。」

    等巩老师恢复精神后,便与巩老师告别,找到妻子后一起在家长休息区用餐等下午的教

    学示范开始。由于校方只让家长进入教室,便要王鹏回车上等我们。这时媛萱突然嘴里念念

    有词,说是要跟王鹏回车上,跟着王鹏走出教室后,却又一边拍着自已的脑袋,回到教室里

    在我身旁坐下,双眼直愣愣地盯着空无一人的讲台,等巩老师开始示范教学。我跟媛萱坐在

    大教室后方学校准备的小凳子,有点挤的空间可以感觉到媛萱焦躁地扭来扭去,坐不太住,

    跟她以往落落大方的仪态很不相同,我只好低声提醒她要开始了冷静点,她才努力地克制住

    自己的不安。

    「各位家长同学大家好,我是巩雪华,今天的示范课程就从第三章开始,请各位同学打开课

    本第四十一页。 」巩老师神色自若地讲起课来,开始了长达两个小时的解说课程,中间休息

    的十分钟大概是家长都在后方等着,同学们几乎都安静地在自己座位休息,昱晴从头到尾都

    专心地上课,连休息时间都自己打开课本自习。然而就在第二堂课示范到一半的时候,王鹏

    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这边的have seen是...」巩老师解说例题到一半,突然整个人动作停了下来,似乎怕多动一

    下什么东西会掉下来似的,才又继续讲下去。但还没讲完整个题目的解说,就用左手扶着自

    己的小腹,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仍是不敢有什么动作。

    「王鹏...是...王鹏的...」妻子本来一直呆滞地看着讲台上的巩老师,突然抬起头来,努力地嗅

    着空气中的什么味道,这时我发现巩老师的长裙底下发生了异变-其中一只脚上的丝袜,明

    显被什么液体给濡湿了,变成深色的一条痕迹,而那条痕迹还在一直往下扩大,已经渗透到

    小腿的位置了。搭配妻子刚刚的反应我马上明白,是王鹏灌在巩老师宫内的胶状精液化掉了

    !要不是王鹏把巩老师的内裤塞在她的穴里,怕是现在像泄洪一样涌出。照妻子的经验,王

    鹏灌在子宫里的精浆要过十个小时左右才会化掉,恐怕是太频繁射精水掉了,才会三个小时

    不到就化掉了。

    「抱歉,请同学自习,我去一下洗手间。」巩老师也注意到王鹏的精液已经沿着她大腿内侧

    流到小腿了,赶紧狂奔离开教室。在巩老师离开教室之后,妻子也突然站了起来,我还来不

    及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快步走了出去。家长议论纷纷,听起来像是觉得巩老师月经来了的关

    系吧。

    我要追上去找媛萱之前看了下昱晴,身高较矮的她就坐在第一排,肯定会看到巩老师腿

    上的痕迹,甚至闻到王鹏的味道吧?从她的表情也告诉我,她确实是闻到了,但我也顾不了

    那么多,离开教室追了上去。我的直觉告诉我,妻子肯定是回到车上去找王鹏了,虽然我也

    不太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直觉。

    「开门!开门!」果不其然,来到停车场,我看到妻子正拍打车窗叫喊着,走近一看,王鹏

    正在后座-而依洁正骑在他身上,一边跟王鹏舌头交缠着接吻,一边自己动着臀部一上一下

    地让王鹏的大老二肏着自己的屄。仔细一看,苏格兰裙的校服百褶裙底下,依洁不像平时都

    穿长筒袜,而是穿着她觉得闷热,平时不愿意穿,学校规定款式的深蓝色裤袜!看样子是早

    有准备今天要来找王鹏操屄。

    「徐依洁妳这贱人,给我开门!」媛萱气急败坏地扳着车门把,另一只手仍是拍打着玻璃,

    我赶紧上去制止她。

    「老婆,安静点,给别人看到就不好了。」我凑在妻子耳边说着,妻子本来气愤不以的表情

    突然 扭曲了起来,头痛欲裂地扶着自己的额头,拍打的动作倒是立刻停了下来,只是恶狠狠

    地瞪着车里的依洁。

    「开、门」大概是拍打的声音停了,依洁注意到便转过头来看,我便慢慢地重复着让她看清

    楚我要她开门,没想到她立刻伸出手,对我比了粗鄙的手势!从以前到现在,我叮嘱她们姊

    妹多少次,有教养的孩子不应该做这种羞辱人的动作,更何况她还对着我跟她妈比这种手势!

    我几乎要跟妻子一样气坏了,但又不敢轻举妄动,要是惊动了其他人给看见了该怎么办

    ?只是我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不愿意给其他人看见现在车内的景象,不过就是我女儿跟王

    鹏在肏屄罢了,是十分健康的事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但我仔细一看,这还真不得了,从依洁坐下后臀部可以碰到王鹏大腿这点可以得知,王

    鹏的肉棒每肏一下,肯定都是深深地嵌进去依洁的子宫里了!这小 丫头我吩咐多少次,她还

    未成年,要等十八岁那天,才能让王鹏开宫,没想到她不但不听话,还翘课趁着没人偷偷溜

    过来强迫王鹏帮她开宫,这 丫头不好好教训教训她,怕是以后被当没家教了。我跟媛萱气急

    败坏地在车外等着,依洁倒是一脸享受,越摇越带劲,照里来说第一次让王鹏开宫肯定不会

    这么轻松的,她肯定之前几个礼拜周末回家趁我们不知道,就偷偷要求王鹏给她开宫了,想

    到王鹏配合她瞒着我,心里也颇为不满,得好好跟王鹏说说才行。

    总算过了几分钟后,王鹏紧紧抱住依洁、让她的臀部紧紧贴在自己的腿上,我一看就知

    道王鹏已经开始在依洁的子宫内灌精了,依洁被温热的精水浇灌在宫内带来的高潮冲击得两

    眼直愣愣地看着王鹏,张大了嘴吐出舌头喘着。过了一分钟多,王鹏射完后依洁拿出自己准

    备好的手帕塞进粉嫩的少女穴里,整理好衣服便自己打开车门,大概体力透支过度,摇摇晃

    晃地走了出来。

    「哈哈,老太婆,听說妳前几天才给王鹏叔叔开宫?逊毙啦,我三个礼拜前就给王鹏开宫喽,

    已经给他灌过十几次,干嘛,不要动手,我要回去上课喽,哈哈哈。 」依洁一边挑衅她妈,

    一边得意地小跑步回教学大楼去了。我要拦住她,也让她一个闪过。

    「王鹏...王鹏...肉棒...」妻子见依洁跑了突然想起自己跑回来车上的目的,钻进后座,一口就

    含住王鹏刚刚射精完已经逐渐瘫软、恢复原本尺寸(也就是一般男性勃起时大小)的肉棒,

    心满意足地吸了起来。

    「软的...软的...硬起来...硬起来...要多开宫几次...不行...」妻子满足地把王鹏的肉棒舔干净后,

    又帮王鹏已经软掉的老二打起手枪来,试图帮他恢复硬度,却只是徒劳无功。

    「夫人,抱歉啊,我王鹏没办法连发,现在真的没感觉,晚点补偿妳吧。」王鹏不好意思地说

    ,但又没阻止媛萱。

    「老婆,算了吧,晚上吃饭给王鹏补充点,让他补偿补偿妳吧,别在乎依洁那 丫头刚刚顶撞妳

    的话,我再好好教训教训她。 」

    「哼!那个贱 丫头!」妻子总算停下了手边的动作,让王鹏把裤子穿好,但媛萱却气得握拳、

    拳头还微微地颤抖着。 「那个臭小鬼,竟然敢笑我,先又怎样?多又怎样?我才是王鹏的肉便

    器!给王鹏生孩子,妳什么都不是! 」妻子的话语含在嘴里反覆地滴咕着,我只好扶着她坐下

    休息。

    「唉,王鹏,你怎么不跟我说依洁偷偷找过你的事情?你看夫人都气坏了。」

    「副总,我也是身不由己啊,大小姐说要是我敢说出去,她就要把我给『喀擦』掉。」王鹏一

    脸无可奈何地回答我。

    「喀擦?这可不行,王鹏还得帮我打种才行。」妻子听到了立刻从自己的情绪中惊醒过来。

    「这...没想到我女儿这么...粗...粗鄙地威胁你,真是辛苦你了,我...唉,我会好好说说她的,

    真是,升上高中后依洁越来越难教,老爱顶撞人就算了,现在还...唉。 」我叹了口好大的气

    ,真是说不下去了。

    「副总,或许我帮您跟大小姐说说吧?我说的话她肯定会听的。」王鹏笑着告诉我,嘴角扬

    起的角度甚至带点得意。

    「是吗?」我诧异地看着王鹏,不太明白他怎么能这么有信心这野 丫头会听人劝,还是个没

    读过什么书的低端人口。

    「是啊,副总,就像夫人一样,让我王鹏开宫中出后,一辈子都要被我当性奴隶了,所谓的

    性奴隶不是玩玩肉穴而已,是真像奴隶一样永远被我控制了,大小姐都被我开宫中出那么多

    次,肯定是要对我言听计从的。 」王鹏数了数手指,「每个周末都让我开宫中出,应该快怀

    上了吧? 」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是吧?老婆?」王鹏刚刚说的内容总让我觉得不太对劲,只好顺势

    征询一下妻子的看法。

    「当然好,王鹏说的没错,让王鹏的大鸡巴肏过的女人就应该要对他五体投地,没有人想听

    小鸡巴男人的话。 」妻子看着我,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不然难道要听你的话吗?我不知道

    别人是怎样, 我的话肯定是听大鸡巴的王鹏的话,要是不听他的话,没大鸡巴可以肏我的穴

    可就糟了。 」

    「是、是吗...好吧,那就拜托你了,真是让我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头,我还真怕这 丫头不听管

    教,日后给我们徐家,给我们...丢脸了。 」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舒缓下紧绷的情绪,靠在

    后座的椅背上放松了。 「那待会放学接姊妹俩回家,你就帮我好好跟依洁说说,拜托你了。」

    正当我们在车上等着姊妹俩下课放学,巩老师过来了。她似乎把被精液给湿透的裤袜给

    换掉了,拎着一袋东西走了过来,我赶紧开门下车迎接他。

    「徐先生,」巩老师眉头深锁地看着我,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要怎么说下去。 「你们家

    昱晴又...刚刚我到宿舍突袭检查私人物品,搜到了这东西。 」巩老师打开袋子,让我看看里面

    的东西-我一看简直要晕过去,那是一根高拟真假阳具,还有一大盒保险套!

    「这...怎么会?」我满头大汗,不但从小调皮捣蛋的依洁瞒着我们胡搞瞎搞,连从小乖巧成熟

    懂事的昱晴也是在我们眼皮底下偷偷摸摸地干些惹人生气的事情吗?

    「看在王鹏的份上,我是不会通报上去的,所以赶紧拿来给徐先生,要是给别的老师搜到就不

    好了,我可以帮昱晴掩护到今年,可是等她升上高中部换了导师可就没办法了,徐先生,请你

    好好告诫昱晴。 」巩老师说完,把东西交给我后便要转身回教学大楼去,却又转回来,「对了

    ,徐先生,看在今天我帮昱晴掩护的份上,我过几个月结婚,想跟您借车,当作迎娶车队的主

    车,行吗?当然王鹏也得帮忙...开、开、开车。 」巩老师最后几个字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是怎

    么回事。

    「可以,当然可以,尽管借。」

    接过巩老师手上这一袋东西,我整个人头晕目眩了起来,我该如何是好?今晚还约了妹妹

    跟妹夫一起到家里聚餐,庆祝他们诊所开业,本来该喜气洋洋开心的晚餐,我要如何开口?唉

    ,真是麻烦透了。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打开卡慢请访问 龙腾小说 - www.ltxsw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