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催眠后视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催眠后视镜】(8):妇科女医亲身体验,王鹏宫位矫正大成功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作者: derksen

    字数:7055

    2020/01/07

    载着两姐妹回家的路上,车上气氛凝重到没人敢开口,昱晴只是低着头,依洁则干脆

    闭上眼装睡,假装没看到她妈恶狠狠地盯着她;要不是不久前王鹏拼命地再肏了媛萱一发

    ,她现在根本不可能忍得下去。请记住邮箱:ltxsba@gmail.com 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我万分无奈,中间接了通电话回了秘书要我确认的事项后

    ,也干脆闭目养神,想着晚点跟妹妹夫妻俩吃饭,或许可以转换气氛,先暂时忘了今天的

    一连串骚乱,等明天再说吧!车开到家后媛萱本来还想跟自己大女儿吵起来,我只好提醒

    媛萱得赶快准备晚上的海鲜牛排大餐,我要出发去接妹妹夫妻俩了,她才放过了依洁,带

    着两姐妹从一楼门厅进去社区大楼。

    「王鹏,这地址,晨曦妇产科。」我把妹妹的名片递给王鹏,王鹏点了点头,将车开出社

    区正门的迎宾车道。

    「副总,您一家真是人才辈出,不但副总您是名校毕业、位居要职,妹妹还是医生,真是

    了不起。 」王鹏一边开车,一边赞叹地说道。

    「别这么说,不就家里多几个钱,让我们可以好好念书罢了。」以前我可能会很得意,但

    最近一连串的不如意让我总觉得还是谦卑些。

    「哈哈,副总您太谦虚了,就算小时候家里多几个钱,我肯定也是不会乖乖念书的,」王

    鹏爽朗地笑着,似乎并不介意自己只有中学学历。 「我从小长得黑黑瘦瘦的,脸又难看,

    女孩子都避着我,一直很没自信,直到有天戴上眼镜后,大家对待我的态度都 不同,整个

    人都有自信了。 」

    「是吗?光是戴上眼镜?」我难以置信地问道,虽然眼镜能修饰脸型,让人的形象改变,

    但王鹏脸像秃鹰似的,什么眼镜都很难修饰吧?但王鹏说的肯定就是真的。

    「是啊,不过后来那眼镜摔坏了,效果也变差,幸好...总之,我也就这么开开心心地毕业

    ,就决定当司机开车,副总,您知道我为什么会决定开车吗? 」

    「因为开车讲究技术,不需要计较学历?」

    「嘿,是因为开车可以遇到很多女人!副总,我之前开了 十年的出租车,全部总共载过九

    千八百七十一个女人,我数得清清楚楚,加上之后专职当司机,加上副总您的夫人、两位

    千金,待会您的妹妹再算进去,就是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女人了。 」

    「这数字可真惊人,当出租车司机还真不 容易,是体力活啊。」

    「是啊,全都得逐一开宫,更是累人,但我可不会抱怨,毕竟这是我的天职,是老天眷顾

    我,让我有这个福份给这么多小姐开车。 」

    「真是辛苦你了王鹏,到了,前面那边靠边停。」我摇下车窗,手伸出窗跟妹妹挥手,他

    们没看过我换的这台座车,怕他们认不出我来。幸好他们立刻注意到了-毕竟这么招摇的

    车经过身旁,肯定是会多看两眼的。妹妹穿着朴素的居家服跟牛仔裤,最近可能忙着开业

    作息不正常,几个月不见本来秾纤合度的身材,把牛仔裤绷得好紧。

    「哥,好久不见啊。」妹妹先上车,坐在我对面,她丈夫随后跟着上车,看着后照镜对着

    王鹏点头致意。关上门后车便入档,往回家的路上开去。

    「唉呀,头好晕。」妹夫手指按着太阳穴,哀嚎着。

    「你怎么啦?是不是刚刚上车时撞到头?」妹妹担心地看着自己俊俏的丈夫,仔细地检查

    他的脑袋瓜,似乎是没什么淤青或肿包。

    「没事,可能最近太忙,多休息就没事了。」仔细一看,妹夫白皙的脸蛋,两眼底下都有

    深深的淡蓝色痕迹,确实像长期睡眠不足。

    「说到最近忙,妹妹你们月子中心现在上轨道没?」妹妹的诊所 之外,妹夫在诊所楼上负

    责经营附设的月子中心,我也投了些钱。

    「算是开始正式营运了吧,前阵子光为了招聘护理师就忙得七晕八素的,一开始招的那些

    年轻没经验的全给我开除,换了一批 十年经验的。现在客人都挺满意的。 」

    「唉呀,那太好了,妳大嫂现在正在备孕,我打算再拼个男孩。」我一说,妹妹眼睛张得

    老大了,她很清楚我为了生个男孩跟家中长辈交代,已经费了多少年工夫,之前也都放弃

    了。

    「唷,大嫂又愿意啦?不是说男女平等,不想为了生男孩而生,所以生两个了不愿意再生

    ? 」妹妹为了媛萱曾经跟我老妈大吵一架、害我两面不是人的事情,一直对自己的大嫂充

    满敌意。

    「这都多亏王鹏啊,王鹏告诉我一个秘方,只要矫正女人子宫的位置,就能大大地提高生

    男孩的机会,还亲自给我与媛萱指导呢。 」

    「秘方?哥,你怎么又听信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跟你说多少次了,你妹我可是医生,

    你怎么老爱听这些偏方。 」妹妹气呼呼地怒视着我,我倒是真感到惭愧,媛萱不愿意再尝

    试,也确实跟我几年前搞了个草药,让她喝了以后肚子疼了一整个礼拜有关。

    「不是偏方,这是货真价实的,是王鹏告诉我的,准没问题,不信,我让王鹏告诉你。」

    我往前座伸手,比了比王鹏,要妹妹注意他讲解。 「王鹏,你快跟我妹说说。」

    「徐小姐,你听我说,看这边,后照镜这,我比给你看怎么调整。」王鹏伸手指了指中

    控台上那只巨大的后视镜,妹妹便眯着眼睛想看清楚有什么端倪。

    「你跟我对看干嘛?一眼不怀好...好..什么?我在说什么?」妹妹看着看着,眼神变

    得涣散,「啊,是王鹏啊,咦?谁是王鹏?刚刚说到哪了?」妹妹像是一个恍神,

    迷糊地忘了我刚刚在说什么。

    「妹妹,刚刚我说要让王鹏给妳解释矫正宫位的事情。王鹏,你快说啊。」我焦急地

    催促着王鹏,王鹏不能是错的。

    「不用说了,哥,就跟你说这是没根据的迷信,」妹妹摇了摇头,一脸觉得我在瞎扯

    一通的表情。龙腾小说 ltxsba@gmail.com 「女人的子宫、阴道是由许多肌腱连接固定在骨盆上的,子宫的位置要

    改变,是怀胎数个月后,因为胎儿的重量让肌腱松弛才行,光靠外力是办不到的。 」

    「这...难道没有什么可能性吗?王鹏肯定不会骗我的。」

    「除非...但这机率太低,几乎不可能,如果女性因为肌肉紧迫,让腹腔压力太大,像

    疝气一样推挤内脏,或是有什么异物勾住子宫、往阴道口拉住,持续这样几个礼拜,

    也许有那个机会,但哪个女人能忍受这样的痛苦? 」妹妹一本正经地说着,「疝气痛

    起来可是会在地上打滚的,要真的改变宫位,早送到我这边来了。 」

    「这...可是我亲眼见到,妳大嫂子宫位置真的变了,而且一点也不痛,不但不痛,还

    十分舒服,就靠王鹏每天给她肏屄就办到了。 」

    「哼,除非有根大鸡巴,每天使劲地肏,女人在高潮时腹部会肌肉紧绷、腹腔压力也

    就增高,把子宫往下挤;另外,大鸡巴肏久了,把固定住子宫的肌腱给弄松了,倒是

    有那么点可能,但这种人哪去找啊? 」妹妹一脸怀疑地看着我,但听她这么一说,反

    倒完全证明了王鹏说的都是真的。

    「这样的人就在妳眼前啊!」我兴奋地说道,「不要看着我,不是我,是王鹏。」

    「 胡说八道,这种不科学的事情怎么可能,叫他过来让我看看。」妹妹双手抱胸,一

    副准备戳穿我谎言的胜利姿态。

    「王鹏,你过来后座,我来开车,你给我妹看看怎么帮媛萱弄的。」我打开车门跟王

    鹏交换位子,熟悉了下驾驶座的配置,便接手开车回家的工作,听着王鹏在后座给我

    妹妹解说。

    「徐小姐,您看,」王鹏在后座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不显疲态、备战就绪,高高举

    起的老二。 「这样的鸡巴您看够不够大。」

    「唉呀,好丑的鸡巴,像得病似的,大是挺大的,但真有用吗?不是大就能让女人高

    潮的,特别是你长这么丑,哪个女人看了还有兴致。 」妹妹边说,边哼了一声,仍然

    不愿相信王鹏能帮媛萱矫正宫位。

    「世曦,不然妳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妹夫在一旁打圆场,确实如此,王鹏的鸡巴到

    底有没有功效,光用嘴巴讲是分不出来的。

    「是啊,妹妹,你要真不相信哥哥说的,自己试试看就知道了。」

    「试就试,不就给这根丑鸡巴肏穴吗?当我是纯洁少女啊?」我透过后视镜看到妹妹

    也脱了裤子,露出底下的黑色蕾丝开裆内裤,王鹏似乎眯着眼仔细瞧着妹妹内裤布料

    间的肉穴,让妹妹不太愉快。 「看什么看?我不能穿吗?」

    「不好意思啊,王鹏先生,我们最近也想生孩子,所以我就买了这内裤给太太穿,比

    较,呃,方便,有情趣点。 」妹夫在旁边解说着。

    「没问题的,这样也比较方便,徐小姐,就请您自己坐上来吧,对,正面过来比较好

    ,这样徐副总也比较能看清楚您的表情。 」王鹏抱着妹妹,似乎在扶着自己的阴茎对

    准穴口,却一直都对不准的样子。

    「徐小姐,您的穴口有点紧,跟处女差不多,不太 容易放进去啊。」王鹏弄得满身大

    汗,似乎还没成功插入。

    「少啰嗦,手拿开,我自己来,哼,大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大吗?」妹妹似乎对准

    了,缓缓地往下一坐-妹妹才刚坐下去,整个人的表情都变了、双眼呆滞、张开嘴却

    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仔细一看,全身都在颤抖。

    「世曦、世曦,妳怎么了?是弄痛了吗?」妹夫在旁边看着,似乎第一次看到太太这

    种反应。

    「您别担心,」王鹏得意地笑了两声,「徐小姐只是高潮了而已,一般人没穿裤袜就

    直接让我王鹏现在的肉棒肏穴,不可能不立刻高潮的。 」王鹏双手按着妹妹的肩膀往

    下一压,又让他的肉棒更往深处撬开。 「让徐小姐休息休息,适应了就没问题。」

    「呼、呼、呼,」妹妹突然回过神来,大口大口地吸气,「刚刚...是怎么了?我...怎

    么...好像...」妹妹脸泛潮红,却一脸懵懂。

    「徐小姐,妳刚刚高潮啦,我的肉棒可感觉到妳的穴收紧,吸着我的龟头呢。」王鹏

    把妹妹上衣给脱了,把一对大奶子拨了出来,伸出又粗又长的舌头舔起桃红色的奶头

    ,那奶头的颜色正式尚未生育过女性的特征,要是怀孕过,就会因为雌激素造成色素

    沉淀。

    「这...这就是阴道...高潮...吗?我、我还以为我不会有...阴道...高潮。」妹妹不好意思

    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没关系,其实妳肯定也有子宫高潮喔!」王鹏见妹妹意识清醒,便开始上下摇起来

    ,让妹妹像个娃娃似的给他抱着肏穴。

    「等、等等,不行,这样,我会...子宫...怎么可能...高潮!」妹妹嘴硬地说着,但身

    体却不听使唤,跟着王鹏的摆动节奏动了起来。

    「当然会啊!待会妳爽到翻,子宫会自己降下来、宫颈松弛,我把龟头挤进去一肏就

    知道了,肏过一次后,妳就彻头彻尾变成我王鹏的性玩具喽! 」王鹏嘻嘻笑地说着。

    「不行,不行,又来了,我不要,放开我,放开我,救我,哥!」妹妹突然变得慌乱

    起来向我求救,我想是第一次要被开宫,紧张是在所难免。

    「世曦,放轻松,一会儿就过去了,放进去就没事了,我握着妳的手,放心。」妹夫

    紧紧握着妹妹的右手,深情地看着她,陪妹妹度过人生第一次的经验。

    「不要,我不要,怪怪的,这不合理,晨晨,快叫他,停下来,他,他在,强奸,强

    ...奸....啊-」妹妹再度像刚才那样,整个人僵硬、表情呆滞,眼睛都翻白、张大了嘴

    舌头吐了出来。

    「来喽来喽,挖肏,又是个子宫主动吸着我龟头的骚屄,嘿,我开!」王鹏紧紧地抱

    住妹妹,把她往自己腿上一拉,『啵』的一声,阴道里最后一点空气也都给挤了出来

    ,王鹏的龟头已经完全进入了妹妹的子宫里了。

    「救...救...」妹妹脸色惨白,眼神晃动、视线无法对焦的模样呻吟着,让我跟妹夫都

    很担心。 「我...救命...我...」妹妹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王鹏先生,世曦她好像不太舒服,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先停下来?」妹夫摸了摸妹

    妹红通通的脸颊,声音十分焦急。

    「先生,别怕,这是因为您的太太性方面开发不足,所以开宫的时候反应特别大,一

    般来说处女才会这样,三十多岁的女性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只要你帮忙注意下太太的

    脸色就行,要是她脸色泛白,代表她喘不过气了,我得停下来,不然可能会给我肏死

    啊。 」

    「没问题,我会注意,王鹏先生,麻烦你了。」妹夫抓紧妹妹的手,一手捏着她颈后

    的肌肉给她放松。

    接下来十多分钟,王鹏便努力地肏着妹妹世曦,我透过后照镜注意到妹妹的表情

    跟反应,都跟今天早上在仓库里被王鹏肏屄的巩老师十分相近,真要说有什么 不同,

    就是妹妹至少还能听见浊重的呼吸声。但两人的共通点,就是像妹妹刚刚说的一样,

    因为剧烈且接连不断的高潮,一直呈现全身肌肉紧绷的状态,也就是会使腹腔压力上

    升、让子宫会被压迫而改变位置的情况!相信妹妹已经明白王鹏说的话都是真的了。

    我特地把车靠边停下,打算看清楚妹妹的状况。

    「徐小姐,舒服不舒服啊?」王鹏兴致来了,双手抱着妹妹肉感的大屁股,使劲地摇

    啊摇,啪啪啪的肉声不绝于耳。

    「舒...服...舒服...不像...被...强奸...比... 老公...舒服...」妹妹还是一脸懵地回应着,一

    边让王鹏把舌头舔着她的脸颊。 「强奸...不会舒服...大概...不是....强...奸...」

    「呼,呼,呼,徐小姐,王鹏,要,射,啦!」王鹏迎来八个小时内的第六次射精,

    声音听起来也确实有点吃力。妹妹跟巩老师一样,因为早就接近失去意识的绝顶高潮

    ,意识一片空白,也就不像妻子被第一次开宫内射时一样有剧烈反应了。

    「呼,连射这么多次,都只射得出水啦。」王鹏把妹妹从他身上取下来-就跟巩老师

    一样,全身痉挛的她现在就跟个充气娃娃一样,不像个人,倒像个泄欲用的性玩具。

    王鹏还稍为保持硬度的肉棒一抽离妹妹被肏到阖不上的肉穴,精水便稀哩哗啦地流了

    出来,还带着不少血丝,简直像破处似的,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妹妹跟妹夫努力造人

    一年多,哪有可能还是处女。

    「先生,来,帮我抱着您的太太,我帮你解说解说,」王鹏把妹妹交给妹夫,让他托

    着自己的妻子以m字开腿的姿势,把阴部整个曝露在后座的车灯光线下,还因为高潮

    余韵一开一阖的穴口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先生您看,是不是隐约看得到子宫颈啦?照理讲子宫正常的角度是看不到的!」王

    鹏拿手机的灯一照,果然如此,在沾满白糊糊精浆的阴道深处,可以看到粉红色的子

    宫颈中间微微张开一个小孔,呼吸似地一开一阖。

    「是啊!真的看得到了,但这会恢复吧?」妹夫赞叹地说道,但又觉得太过不可思议

    ,不禁发问。

    「晚点就会恢复,但只要持续地一直肏,根据我的经验,最短两周,最久也就一两个

    月,就不会再恢复,穴口跟子宫颈都闭合不全,那就大功告成了。 」

    看完王鹏的解说,我便继续开车回家,在快到家的时候妹妹终于清醒了过来,问

    自己的丈夫有没有看清楚刚刚的状况,妹夫便跟她巨细靡遗地描述了整个过程。妹妹

    总算是相信了王鹏的秘方,还直嚷嚷着自己也要参加宫位调整的活动,说不定努力了

    一年多都没成功造人,靠王鹏帮忙,就能一举得子。

    多亏王鹏把开宫调宫位的事情,向妹妹做了示范,让媛萱跟她在晚餐有了共通的

    话题,讨论起怎么备孕、妹妹还说要免费提供给媛萱坐月子一个月,而且还是顶级套

    房服务,附护理师全天候轮班照护那种,只要她能把王鹏每天借她肏一次穴,调整好

    宫位就行。媛萱爽快地答应了,从没见过两人表现出如此的妯娌之情,让我不禁感慨

    ,要是王鹏早点来我们家里就好了。她们俩边吃边聊,妻子也就没注意到从头到尾都

    巴着一张脸,怕被挨骂的两个姐妹,吃完后便赶她们回房间做功课去了。

    「对对对,告诉妳,王鹏那根上面那疙瘩啊,是最近才长出来的,那疙瘩有跟没有差

    很多的!妳真幸运,第一次让王鹏肏穴,就已经被那疙瘩刮到高潮了。 」妻子喜孜孜

    地讨论著让王鹏肏屄的过程。 [是不是刮一下,整个人像被电到一样? 」

    「是啊,不过可能我不习惯,老实说,被电那么一下,后面就不太记得了。」妹妹盘

    着腿,跟妻子在客厅沙发上侃侃而谈。

    「唉呀,那可真浪费了,我教妳,要这样保持清醒:」妻子先大大吸了口气,「接着

    在心中不断默念,『强奸啊、强奸啊』,很神奇,就会保持清醒,至少是不会眼前一

    片白茫茫,回过神来已经结束了。 」

    [真的?这太神奇了,」妹妹张大了眼看着妻子示范,但不像过去那样老爱互呛,开

    心地说自己下次会试试。妻子跟妹妹聊得开心,话题全是让王鹏肏屄生孩子的事情,

    也就把今天不快的 回忆给搁在脑后了。我跟妹夫则讨论月子中心之后营运、行销上能

    帮忙的地方,这么一聊,已经十一点多了。

    「唉呀,时间差不多,妹妹妳来吧,我今天用过两次了,让妳。」媛萱推着世曦,要

    她过去王鹏旁边坐下,世曦却扭扭捏捏的不愿接受。令我整个人糊涂的是,老是针锋

    相对的两人,才一个晚上,竟然以姐妹相称了!

    「姐姐,还是妳来吧,刚刚帮妳算,这两天排卵呢,天时地利人和,妹妹怎敢抢。」

    「当真?那姊姊我就不让喽?」媛萱边笑着说,脱光了衣服一屁股在王鹏身旁坐下。

    「姊姊请,我刚给王鹏哥哥开宫完,还在麻呢。」妹妹帮妻子把衣服收拾好,扶着妻

    子让她在沙发上躺下,打开双腿。 「王鹏哥哥,快来肏我姐姐啊,她这两天排卵,等

    着给你打种呢。 」妹妹用手分开妻子早已阖不上的穴口,调皮地翻弄着妻子的阴唇两

    片肉瓣。

    「副总,你觉得如何?」王鹏在妻子两腿间扶着已经坚硬如铁杆的老二,转过头来问

    我。

    「觉得什么?」我不明白地回问,现在不就肏屄吗?

    「夫人要我现在帮她开宫,说是这几天排卵,等着受孕啊。」王鹏边说,边用三角形

    的尖头龟头磨蹭着妻子的肉瓣。

    「那就开啊,不开宫怎么受孕?宫位都矫正好了,能生男孩子吧?」我仔细地一样样

    确认,要是这次怀上了,却是女孩可就不好了。

    「肯定的,根据我的经验,十之八九能怀上男孩。」

    「唉呀,才八九啊,所以不是万无一失,媛萱,妳觉得呢?」

    「女孩也好,男孩也好,只要让王鹏把我打种就行,我等不及要给王鹏灌满子宫,怀

    个贱种了。 」妻子声音充满期待,我也就不好意思说什么。

    「王鹏,那就麻烦你了,我先去洗个澡,晚点再来看看。」我抓了抓头,总觉得好像

    忘了什么,「啊对了,妹妹,那就麻烦妳们夫妇俩,帮我看好,王鹏是不是直挺廷地

    肏进媛萱的子宫里,不然效果可不好。 」

    「没问题,哥哥。」跟妹妹说完,我便走进主卧室,准备换上睡袍去淋浴,才突然想

    起来,打开衣柜找到了妻子最常穿着给王鹏肏逼的那套吊带袜,紫色、透肤的款式,

    可以彰显妻子的长腿的直条花纹,拿出去交给王鹏,让他帮媛萱穿上,王鹏说过,效

    果要更好,要穿着裤袜或吊带袜才行,看妻子换上了,我才放心地进浴室洗澡。

    但不知怎地,还是觉得忘了什么,洗澡时想破了头都想不到,想让老婆生个男孩

    没错,王鹏帮忙开宫、调整宫位,提高受孕机会也没错,到底是漏了什么?想也想不

    透,我心想可能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导致我忘东忘西的,便给自己倒了杯酒,到阳台

    吹吹风,边看着客厅沙发上妻子换上紫色的蕾丝吊带袜被王鹏肏着穴,叫得呼天喊地

    的挨肏。看着王鹏的龟头进进出出,肉棒上一圈圈的疙瘩卷着媛萱的肉瓣进了穴里,

    再卷出来。

    我猛地突然想了起来,跑回主卧室,看到了巩老师交给我的那袋东西-除了假阳

    具,还有那一大盒保险套!我想起来了,王鹏得戴着套肏媛萱,等媛萱子宫口被打开

    后,由我来射精才对啊!让王鹏射在里面,那岂不是怀上王鹏的孩子了吗?这可乱了

    套啊。但这保险套的尺寸,王鹏戴得下吗?管不了那么多了,戴不下也得硬套上去。

    「等等啊,王鹏,等等,」我拿着保险套回到客厅,要阻止王鹏时,却撞上了站在自

    己房门口窥看客厅动静的昱晴,把整盒保险套都洒在地上了。慌慌张张地捡了一个起

    来跑了过去,只看见王鹏双手紧紧掐住妻子的一对软嫩大奶,肉棒尽根而入、正在把

    储备一整晚的浓稠精浆都直接灌入妻子的子宫里,糟了,慢了一步。

    「唉呀,惨了,王鹏,我忘了,这样不行,要射进去媛萱子宫内的是我啊。」我一

    手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一手抓着保险套。

    「吓我一跳,还以为怎么了呢,副总,你放心,我有补救措施。」王鹏把肉棒一拔,

    『啵』地一声,媛萱的穴口没阖上,「副总,你看,夫人的穴开着等你呢。」我赶

    紧把手伸进自己裤裆里,急急忙忙地搓着

    老二,要把老二搓大。

    「副总您看,穴里深处不是有坨白白的影子吗?」王鹏拿手机灯光一照,果然敞开

    的肉穴深处有个小孔,孔里有白白的一坨。 「那是我刚刚打进去的精浆,您就把这

    一坨白色当作辨识用,朝着那边也射一发进去,那不就搞定了吗? 」

    「对啊!你真机灵,我一慌乱,竟然忘了只要我也射进去就行了。」王鹏起身跟我

    换位子,我继续不停地搓着老二,已经弄硬一半了。 「妹妹你看,王鹏又给哥哥我

    解决了麻烦。 」我盯着妻子的穴口拼命地搓硬自己的老二,深怕妻子的穴口给阖上

    了,手搓弄的速度越来越快。 「呼...呼...」好不 容易算是弄硬了,便把阴茎往媛萱

    的穴里一送-惨了。

    「糟糕,王鹏,怎么办?媛萱的穴太松了,口径比我的老二还宽,这该怎么办?」

    「唉呀,这可麻烦了,不然副总你试试看,夫人的子宫已经降下来了,应该不会太

    深,试试看能不能直接肏进夫人的子宫。 」

    「好,我试试,」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模仿王鹏开宫的动作,先翘起屁股,然后狠

    狠地像打桩一样干媛萱的穴,想像自己的龟头嵌进子宫颈的样子。 「不行,太勉强

    了,碰是碰得着,但这样肏,没办法射精。 」

    「那...副总,不如您就用手弄出来,想办法在射精的时候凑上去宫口吧?」王鹏声

    音听起来万分无奈,就跟我现在的心情差不多。我只好照他说的,先用手拼命地撸

    ,等感觉到要射精时,才一口起往媛萱的子宫颈口一顶,总算是顺利地在妻子的子

    宫里直接灌精成功了。我才射进去不久,媛萱的子宫颈便开始恢复弹性闭合,还真

    是千钧一发。

    「副总,恭喜你啊,九个月后就要抱儿子啦。」王鹏拍起手来,恭贺着我。

    「哥哥,恭喜!」妹妹也跟着拍手,妹夫也鼓掌起来。

    「谢谢,谢谢,妹妹、妹夫,妳们也要加油,看能不能到时候双喜临门,一起给爸

    妈惊喜。 」

    当我们在客厅继续聊着接下来怎么备孕、安胎的规划时,我从眼角余光注意到

    ,昱晴又像刚刚一样,偷偷地在房门口怯生生地看着我们。我才想到,比起只是爱

    顶撞人的依洁,巩老师今天交给我那一袋东西,代表我得好好跟昱晴谈谈,否则,

    怕昱晴做了什么不妙的事情。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打开卡慢请访问 龙腾小说 - www.ltxsw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