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赌约:娇妻的清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赌约:娇妻的清白】(45-46)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作者: freemanpk

    字数:3680

    2020/01/16

    四十五、

    董老三翻身懒洋洋的从谢玲身上抽离出来,侧躺在谢玲和谢飞中间。请记住邮箱:ltxsba@gmail.com 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

    顿时空气中弥散开一股子比刚刚谢飞在自己被窝里那股味道更加浓郁的气味。

    成熟男人射出的量远远超过那个小男孩的量,也更加粘稠,气味自然更加浓

    烈。

    谢玲满头满脸的汗珠,喘息还尚未平息,就那么赤裸着,仰躺在董老三的身

    边。

    董老三抓起炕边的一件谢玲的衣服,扳开谢玲的两腿,在她的胯间擦抹了几

    下,笑着说:「我和你妈都半个月没干事了,这下子都射给你了。」

    「……三叔……我害怕……」谢玲侧头看着身边的男人,任由董老三在自己

    的下身摩挲擦拭。

    「怕啥?」董老三在谢玲的胯间擦了一番,抓着那满是黏糊糊液体的衣服,

    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被浓烈的气味呛到了,赶忙把那衣服扔到的地上。

    「我怕怀孕……」谢玲小声说。

    「怕鸡毛,怀上就生,三叔我又不是养不起。」董老三满不在乎的说。

    「可是……我要是怀了你的孩子,我妈咋办?」

    「这不用你管,过几天我领你去乡里把结婚证领了,咱俩就名正言顺了。」

    董老三说着,想起什么来,没转身,却用胳膊肘捅了捅身后的谢飞说:「二胖,

    今晚的事你别出去乱说,你要是敢说出去,我打死你!知道吗?」

    谢飞在被子里不做声,他又使劲捅了一下,谢玲急忙拽住董老三的胳膊,对

    弟弟说:「二胖懂事,姐和三叔要结婚了,我俩做这事都是两口子该做的事,不

    过你也别和别人乱说啊。」

    姐姐说了话,谢飞马上在被子里点点头,轻轻应了一声。

    那一年,谢玲16岁。

    谢飞印象中董老三真的领姐姐去过乡里,不过结果可想而知,不到年龄,根

    本不可能领到结婚证。

    很长时间谢飞都不知道 妈妈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被董老三这个流氓

    给占有了。反正,隔三差五的,谢飞都会被身边的 躁动吵醒。

    谢飞还站在院子里,天已经完全黑了,脑子里面乱成一团,姐姐光着的身子

    和在姐姐身上肆意妄为的董老三,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

    姐姐似乎在自己离开家乡的这些年里堕落了太多,就算是血肉至亲,谢飞还

    是对姐姐的放荡感到有些难以接受。

    哪怕是电影或者什么文学作品中描述的荡妇也没她这般的过分吧。

    潘金莲只出轨过一个西门大官人,就受到了整个民族几百年的唾弃,可是现

    在姐姐只是自己撞破的就已经是三个野男人了。

    他恨不得立刻冲进房间里,抓着那个男人的衣领狠狠揍他一顿。

    但是他的两腿灌铅般沉重,似乎是一步都迈不出去。

    房间里的两个人已经穿戴整齐,看样子就要出门来,谢飞这才从愣神中清醒

    过来,急忙闪身到房侧的阴影中,把自己藏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只是觉得羞愧难当。

    果然,谢飞刚藏好自己,正屋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和

    谢玲一脚前一脚后走了出来。更多小说 ltxsba.xyz

    院外的村路上有路灯,这回谢飞算是看清了那个男人的样貌。

    他正是秦家兄弟的老二秦双权。

    妈的,这个混蛋!谢飞心里暗骂。

    秦家兄弟,大权从小爱生病,身体不好,长得矮小猥琐,而二权却体格健壮,

    结实的像个蛮牛不说,脸蛋却也长得英俊帅气,几乎没有人敢相信他和大权本是

    双胞胎兄弟。

    村里人都说小秋就是给他破的身子。

    不过无从考证,这小子脾气暴躁,打架斗殴是常事,还因为打伤人蹲过劳教,

    村里老老少少都对他有所忌惮,没人敢正面和他有什么冲突。

    小时候他喜欢并追求过谢玲,这个谢飞倒是很清楚,谢玲那时候不喜欢二权,

    这个谢飞也知道,小秋喜不喜欢他,谢飞不知道。

    他俩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关系就无从而知了,自己离家这么多年,家里这边

    的人变化太巨大了。

    谢玲跟着二权身后走路生风的朝老秦家去了,直到两人的身影在 夜色中消失

    谢飞才叹了口气,默默从房侧走出来。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裤子,确认看不出什么问题,才朝小秋家过去。

    他其实刚才在门外回想起到董老三在身边欺负姐姐的一幕幕 画面时,胯间那

    里一直硬的像个铁杵。

    走到了小秋家门前,这会儿才软化下来。

    伸手敲了敲门,里面小秋的声音大声问:「谁呀?」

    谢飞忙答道:「小秋姐,是我。」

    门哗啦一下被推开,小秋惊讶的问:「二胖你不是去锦州了吗?咋回来了呢?」

    高琳娜也惊讶的朝门口张望,看到了丈夫的脸,也跟着问:「你啥时候回来

    的呀?吃饭了吗?」

    「我上午不是给姐打电话了么,他说你脚砸坏了,我着急,就回来看看。」

    谢飞跟着小秋进了屋。

    小秋的表情有些怪,一个劲的朝谢飞家方向张望,问:「你刚才回家了?家

    有人吗?」

    高琳娜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说:「没啥事,破了点皮,早就不疼了。」

    谢飞没注意小秋的眼神,只是盯着自己的妻子瞅。

    高琳娜的脚上穿着一双棉拖鞋,果然右脚上面绑着厚厚的绷带。

    「咋这么不小心?怎么砸到的?」谢飞明知故问,他想听 听妻子是怎么说的。

    「哎呀,前天晚上下暴雨,那家伙……」高琳娜还没张嘴,小秋却抢着说:

    「老秦头子家里厢房塌了,给老秦头砸里面了,这不是大家都跑去帮忙,结果你

    媳妇不小心就把脚砸到了嘛。」

    高琳娜脸色微变,连忙点头附和说:「是啊,当时给我疼的,我还以为骨折

    了呢,结果到医院一检查,只是皮外伤,骨头一点事都没有。」

    谢飞突然觉得有些哀伤。

    他曾经无比自信的坚信妻子对自己的忠诚,但是,现在他已经没办法如此坚

    定了,要不是无意中听到了二权纠缠妻子的对话,自己可能会毫无保留的相信妻

    子吧。

    到底哪个版本才是真相?

    电话里,纠缠妻子的人应该就是二权,他口中已经提到了,房子塌掉的时候,

    妻子就在老秦家,而且还和大权单独在一起,而现在,小秋和她一起却告诉自己

    说,是出了事之后,大家一起去帮忙时候高琳娜才过去的。

    谢飞强作笑脸,走到妻子身边,问:「你看都伤成这样了,你咋不打电话呢?

    要不是我给姐打电话,我都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让人担心死了。」

    谢飞忽然注意到妻子的眼神飘忽了一下,似乎是有心事,但是很快她就平静

    下来,笑呵呵的说:「我都嘱咐姐说不要告诉你了,真是的。」

    四十六、

    说着,高琳娜就当着小秋的面,给了谢飞一个满怀的拥抱,一边满脸幸福的

    说:「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姐也是担心我,你都看到了,我没事,你工地肯定很

    多事,这时候你们领导都说了,要你担负更重要的责任,你还敢偷跑回来,你可

    真行!赶紧回去吧。」

    这本是夫妻间相互关心的一席话,但是在已经疑窦丛生的谢飞耳朵里,却听

    得十分不是滋味。

    他关注的是妻最后那句话,前面那些对他的关心话语,在他的神经中被自动

    忽略掉了。

    「你赶我走?我大老远的跑回来,一句话都没说完就赶我走?」他没好气的

    皱着眉头责问妻子。

    高琳娜有些摸不到头脑的说:「咋了?没赶你走呀,这不是怕你耽误工作嘛。」

    小秋察觉出谢飞有些邪火,赶紧打圆场说:「二胖这大老远赶回来也是心疼

    自己媳妇, 娜娜你陪二胖回去吧,这里也弄得差不多了,剩下的让这几个小 丫头

    帮我弄就行了。」

    谢飞瞥见小秋话语间,以为自己没注意,居然朝妻子眨了眨眼睛,高琳娜随

    即心领神会般起身,一瘸一拐的挎起谢飞的胳膊说:「你是不是还没吃饭?走,

    回去给你做炸酱面吃,你姐教我炸肉酱了,我学会了,炸的可好吃了。」

    谢飞还在发着无名之火,心里有些不痛快,但是有没法和笑脸相迎的妻子发

    作,脸色阴沉着,跟着妻子离开小秋家。

    「这是咋了?」回到家,高琳娜一开灯,就看见丈夫的脸色不好看。

    「你说咋了?你现在怎么学会撒谎了?」谢飞好气的问。

    高琳娜眨了眨眼睛,面色有些慌张,眼神飘忽的反问:「没,说谎呀,你怎

    么了呀?」

    「没说谎?」谢飞冷笑,斜眼看着妻子,咄咄逼人的问。

    ______(破十万字标记一下……)

    面对丈夫没头脑的追问,高琳娜显得有些慌张,就像丈夫对她的了解一样,

    她是个十分不善于隐藏自己的人,很少说谎,所以心里一旦有什么事,根本就隐

    藏不住。

    「真没,真没说谎呀……我去给你做炸酱面吃。」高琳娜的眼神有些飘忽,

    说着就往后厨走。

    「你给我站住!」谢飞提高音量呵斥了一声,不过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语气

    可能有些过火了,赶紧压低音量说:「我不饿,我就是有些事想问问你。」

    高琳娜有些不自然的说:「你问。」

    谢飞摆手让妻子坐在炕上,自己搬了把椅子坐下才叹了口气问:「你到底是

    房子倒之前就在老秦头家里,还是房子倒之后才去的?」

    高琳娜瞪了谢飞一眼说:「之前就在呀,你想说啥?」

    「那你刚才为啥说是房子倒了之后才去的?」

    高琳娜恍然道:「你说这个呀,我可没说呀,小秋姐他们是出事之后到的,

    她说她自己吧。」

    谢飞很努力的 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的是。

    「前晚老秦头是几点出的事?」谢飞问。

    高琳娜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回答说:「晚上十点多。」

    谢飞冷笑问:「晚上十点多你还在他家做什么?」

    高琳娜听到他问这个,反倒释然起来,笑着说:「还能做什么?你想哪里去

    了,我是在那里帮大权哥上网找成人大专考试的学习资料,你姐和三叔都在呀。」

    「那你前天打电话时候说正在回家?」谢飞追问。

    高琳娜咯咯地笑着说:「给你打电话那时候刚开始下小雨,我本来要回家的,

    结果刚放下电话,你姐和三叔就来了,我们就在秦大爷家里吃的饭,结果吃完饭,

    雨下大了,我们就没走,结果就碰上这事。」

    尽管说谢飞心里隐隐约约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说不通,不过总还是相信妻子

    更多一些。

    「 娜娜,如果在这有人骚扰你,你就和我去锦州吧,反正也不是很久,你先

    去住酒店,等过几天要回来签合同,咱俩再回来。」谢飞的脸色终于平静了。

    「骚扰?没人骚扰我呀,这里的人对我都挺好的呀。」高琳娜的话让谢飞心

    里又一次紧张起来。

    今天明明就是被双权骚扰了,她为什么要否认?难道只是担心自己会生气吗?

    还是她有心要保护那个流里流气的双权?

    谢飞心里泛起了嘀咕,不过却没有表露出来,一瞬间决定要悄悄的搞清楚这

    一切。

    「吃饭,我饿了,不说这些了。」谢飞其实也不算是有城府的人,不过在高

    琳娜面前,还是表现的比较自然。

    高琳娜赶紧去厨房给丈夫弄饭吃。

    吃过了饭,谢飞问妻子:「晚上还要不要过去老秦家?」

    「得去,不过三叔说过去看看就行,大权哥和二权……」说到这个名字,谢

    飞注意到妻子楞了一下,有个不自觉的停顿「……两个人忙不过来。」

    「这几天,三叔是不是和你说过什么?」谢飞突然转移话题到董老三身上。

    高琳娜愣了愣说:「没说啥呀。」

    谢飞点点头说:「他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他要是和你说什么,你可要多琢

    磨,不要傻乎乎的上了他的当!」

    高琳娜笑着说:「啥意思?你指的是啥?你说他和你 妈妈的事?还是和你姐

    之间的事?」

    谢飞奇怪的问:「他和你聊过我妈和我姐?」

    高琳娜点点头说:「昨天在医院和他聊了会儿,他也没说啥,就说他挺对不

    起你妈的,我觉得你应该和三叔好好聊聊,你对他的成见太大了。」

    「他还和你说啥了?」谢飞追问。

    高琳娜脸色微变,却赶紧摇摇头说:「没说啥,没说啥。」

    但是谢飞却看得出,妻子连呼吸都开始变得不顺畅了,这是妻子开始紧张的

    标志,他隐隐的感觉出,妻子还是对自己有所隐瞒。

    谢飞没有追问,他现在急于想去找到董老三取回录音笔,在录音笔里才有真

    相。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打开卡慢请访问 龙腾小说 - www.ltxswu.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